>

悲怆——第一乐章(1)——

- 编辑:广西快乐十分 -

悲怆——第一乐章(1)——

毕业答辩顺利地结束了,曹右光彩照人地从答辩室走了出来,然后关上了答辩室的门,不顾形象地一路乱奔回了宿舍,一头扎进了柔软的大床。毕业答辩也过了,考试成绩都早就合格,一门挂科的都没有——剩下来就只有一些些小事情要做了。

曹右依然走在这条街上。

窗户开着,曹右的脸被从太平洋直扑上岛的湿润西南海风轻抚着,这让他有种许久没有过的被母亲爱抚的感觉。

他是个瘦高的男人。就他的裸高来说本来他不算高挑,但是竹竿样的身材更把他的身高拔高了几分。

读了四年的书,曹右在这所真正算是蜚声中外的大学里,也逐渐混出了点名气。毕竟不是哪个理学院内地学生都能在大二的时候在西贡区的一家外贸企业里兼职干成销售顾问,更别说这个学生是来自内地号称“高考鬼都”的浙江,入校的时候还带着省探花的头衔,从大二开始就连领了三年的全额奖学金——

这条街他走了八年,连街边哪家店开了多久,哪幢楼经常出没哪几只狗,晚上什么时候绝味鸭脖关门他都摸的一清二楚。这些技能对于这么多年上晚班的人来说,已经是小菜一碟了吧?

可以这么说,曹右是在港科大学园里最炙手可热的内地学生。

他走得不紧不慢,因为他知道他不会迟到的。现在才十一点四十五,他大概会在十三分钟左右走进办公室,打卡开机签到——他甚至还有七分钟刷刷朋友圈。


走进电梯,曹右喝光了手里的豆浆,一口吞下了最后的那个煎包。

理学院的毕业集会办得很认真、很仔细,可惜这里的学生大都是那些只有面前摆上了公式才能生龙活虎的死宅理科生,所以仍然草草地不圆满结束了。

到了八层,曹右不仅嘴里大嚼特嚼,手上也忙着整理头发、摆正领带,拾掇西装。

主持人吴默匆匆地宣布了集会结束,然后就着急忙慌地下了场,但是才走几步,他就听到了一个低沉但洪亮的声音从旁边音响里传了出来。他停下了脚步,往回看去,那个物理专业的红人曹右已经跳上了台。

电梯“叮”地一声开了门,门里走出了一个西装革履,微笑着的年轻人。

“这滑头还要搞什么名堂?”

在前台打完卡,跟附近办公室的女神打完招呼,曹右蹲进了自己的办公桌开了电脑。

曹右站着挥了一会儿手,示意大家安静。等下面的人们基本都把目光投上了台、嘈杂的议论声过去后,曹右才慢悠悠地大声说着:

开机还是卡得不行,公司里什么时候敢大方一下提高一下办公配置?曹右不满地低估着。

“各位,我知道大家都是理工生,到现在还没有被政府被私立的科学研究院挑走,大多数的同学以后都不能从事自己这项专业的工作。

刚连上宽带,打开办公端软件,还没点下登陆,曹右突然就滞住了。

“理科生是可怜的,因为我们心里怀揣着对对科学的向往,但大多数时候,理工生是没有机会向这份梦想继续前进的。

与其说是曹右滞住了,还不如说是世界滞住了——曹右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自己同时身处许多地方。

“我知道大家的考虑,我也正有这方面的意向。而我想告诉大家一件事情——

这种感觉似乎只发生在一瞬间,因为曹右发现自己已经定格在了一张木凳子上。

“我作为香港科技大学2023届的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已经完成了大学四年的学业。不知道会不会有些大言不惭,但我的确不准备继续读研读博,我准备建立一家自己的公司。嗯对,我将自己创业。”

奇怪——不在办公室?曹右的脑子有一瞬间不太清醒。

曹右看着场下每个人或敬畏,或羡慕,或感叹的神情,却没有一个人表示怀疑或不认可,知道自己这四年的努力并没有白费,他的能力都被大家看在眼里了。

但是他马上就发现自己身处在何处了。

“我初步的构想,是最终能够建立一家前沿物理的专业私营研究机构,事实上我从大一就已经确立了我这个目标。”

曹右,坐在十年前父母的出租房里,面前摞着一大堆初三的数学推本。

台下的人群有些骚动,但是仍然没有人抛出质疑,曹右的心里又浮起了他这么多年想到这件事时心里常有的激动和自信。他甩了甩头发,面色镇静地继续说道:

面前的一切都是记忆中的模样。曹右站在镜子前,满脸疑惑。

“虽然我也只是初出茅庐,能力可能没有那么强,眼光可能没有那么长远,但要把我的公司办得成功的自信心,我也还是有的,说不定到最后我们还能领跑国际。

嘴边的胡子还刚刚才冒出脸庞,额头上居然还马马虎虎地贴着几粒青春痘,突显着一种生涩的年轻。不禁是人的模样,曹右的腕上带着的手表也是他十五岁时的那块,清晰地写着6月2日。虽然曹右不太相信,但是眼前的一切都在向他传达一个同样的信息——

“最主要的是,”曹右顿了一顿,扫了台下的人们一眼,说道,

曹右他,穿越、变回、跃迁……反正以一种形式,回到了十五岁。

“如果大家也能信任我,那么,我很愿意和大家一起,成为这个世界的领路人。”


吴默一个人听着曹右的话,从开始到结尾。知道曹右说完,他的表情都没有波澜,直到曹右的话讲完了他还呆呆地站着,站了许久。

真奇怪,明明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曹右对着眼前的五三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上手写起来条理依旧清晰。

等到场边人都散的差不多了,吴默才回过神来。他跟曹右并不相熟,但是曹右的各种传奇却是他一直耳熟能详的。

虽然曹右以前——或者说是未来——也是考得上重点高中的人,但是他现在感觉起来,这些东西似乎不像来自记忆深处,而像是一直如初。

他突然笑了笑,似乎在嘲笑自己的愚蠢,觉得自己就这么被曹右说动了有些傻,就在几分钟前他还准备毕业了好好考研呢。

曹右顺畅地刷着面前的题,心里的疑惑又深了一层。已经十二点半了,即便是中考前夕,这么个光景也已经太晚了。这样想着,曹右麻溜地脱光了衣服,钻进了被窝。

但是他心里早就给了自己一个答案。

刚才刷五三的时间估计也有二十多分钟了。加上刚“穿越”(?)——管他叫什么——的时候的那段讶异的时期,也差不多要半个小时了。

真是服了这个人了。吴默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自己就是十二点整来到这里的。之前的“大人世界线”里的时间是6月1号。曹右又掰着指头一算,发现——如果按年份日期算的话,他刚好回到了十五年前。


睡吧,睡吧,什么事情都要睡醒了再说。曹右这么想着,闭上了眼睛。

“万恶的资本主义啊……”曹右一脸轻松地看着面前刚成为自己企业名下房产的办公楼,这是他“以前”从来都不敢想象的。

十几天很快就过去了,曹右迈着大步,自信地迈进了中考考场。正如曹右能记得以前的知识结构一样,他甚至还记得上次中考的考题。像他预料的那样,考题果然一模一样。

以前,以前……曹右有点失神。

但有意思的是,虽然考卷一样,曹右依然发现社会考试和英语考试的监考老师和印象里并不一样。量子力学里的微观无序性和宏观蝴蝶效应?曹右暗暗下了定论,果然量子理论不只是理论啊。

在上一次,曹右在初一就囫囵吞枣般地看完了《时间简史》、《果壳里的宇宙》、《欧几里得的窗口》这些杂七杂八的科普书,就连阿西莫夫和刘慈欣的小说他也读了个透。曹右不止一次地觉得,他自己的一生是应当贡献给科学的。

每张卷子,曹右都只用一个小时都完成了,甚至还故意空了几道题。而即使这样,曹右也确信,自己绝对能上一中了——那所市里最好的重高。说不定还是带着段一的头衔呢!曹右还这样想着。

然而这对上一世的他来说绝对只是一场梦。但在这一世,他有这个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曹右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两个多月后,曹右拖着行李箱,以段三的身份,快步迈进了一中的校门。

“诶对了曹头,”站在曹右身边的吴默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你到底觉得……我们公司的未来目标定在哪里比较好?”

经历了他人眼中痛苦但在自己看来按部就班的三年,曹右又坐在了高考的考场里。

“未来目标?”曹右笑着看着吴默。“你觉得我们公司就要在现在新兴工业的路上走到底了?”

学考和选考都早已顺利地,甚至可以说是轻松地拿到了足够优异的成绩,英语也称心如意地拿到了高分,曹右的面前只剩下了最后的两门必考。

“不是吗?我们做的不就是这方面的规划吗?”吴默有些怔了。

高考的试卷基本上面目全非,不再是记忆中的样子,估计连出卷老师都跟过去不一样了,但毕竟他读了两遍高中,所以曹右对于这次考试的感觉还是很不错。

“哈哈哈哈哈!”曹右拍拍吴默的背,“工业有什么前途?这个世界上做自动化精密化工业的还不多?即使我们打着新兴工业的名头,也迟早会落后成主流工业的啊。”

曹右握着笔的手微微发抖,他好像朦朦胧胧地抓住了什么思绪。等他考完两门,走出考场的时候,他方才意识到了那是什么——

“我们现在从工业打头,只是为了打公司将来规划的基础,以后新兴工业会慢慢变成我们的副业的。我的想法是,在五年内把我们的公司转型为前沿科技科学应用公司。”

他的人生从此被改变了。

本文由房产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悲怆——第一乐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