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确定终点 -P11- HXH奇牙同人/BG/原创女主

- 编辑:广西快乐十分 -

不确定终点 -P11- HXH奇牙同人/BG/原创女主

    之后他们确实是一直都在一起。

    旅店的早餐也非常美味,烤鱼配着味增汤,还有简单的生鸡蛋、凉豆腐、纳豆以及一些酱菜,平时摩鲁佳与奇牙早餐不太会选择吃米饭,偶尔尝试一下,新鲜食材滋润进身体的感觉也很不错。

    吃早饭的时候,左手边多了一个人;上下班时,副驾驶座上多了一个人;在家或者外出时,通常奇牙也会一直都在。

    雪已经停了,虽然还没有放晴但是至少比较方便外出。回到房间换上日常的衣服,今天打算到旅店附近逛逛。这片区域除了自然风光外还有一些人文景观,著名的新月烧瓷器产自此地,所以附近有许多店卖着各式各样的碗盏杯碟,摩鲁佳计划去挑一些小物件,作为此行的纪念品。

    有时摩鲁佳以为他不在,比如上班时,直到有一天对面桌的一个文件夹滑落下来在距离摩鲁佳右手十公分的位置不自然地停住,并且离开桌面径自掉到地上的时候,她才察觉奇牙的存在。当她捡起文件夹递给满脸歉意的同事时,办公室里也没有任何异象。

    主干道上的积雪不知何时已经被清扫,所以走在外面并没有任何不便,但是奇牙还是捉住了摩鲁佳的手塞进自己外套的口袋里,一方面是出于安全考虑,另一方面只是因为他想这么做。

    有时候摩鲁佳会觉得奇牙对自己保护过度了,这些明显不伤及性命的小事其实用不着去理会,但是对方并不这样想,奇牙明确地指出不会念的她简直就像一个赤身裸体站在风雪中的人,看过那么多的摩鲁佳之中就属Ω的她最弱。对此摩鲁佳无法反驳,尤其是在得知“最后的日期”之后,她彻底放弃了抵抗。

    不愧是观光圣地,一大早各个店铺已经生机勃勃地准备好开业,店铺门口也摆放着一些价格便宜造型简单的新月烧,摩鲁佳与奇牙走走看看,逛进一家非常老旧的店,店内通道狭窄,却在每一个可以摆放的空间都摆满了瓷器。与其说是商店,不如说是一个新月烧博物馆来得准确。

    那个日期比想象中要近很多,换句话说,如果这个世界线的她依然是死亡结局的话,余命大概只剩下大半年。起初刚确定这一点之后的几天内她不可避免地陷入了恐慌,请了几天假没有去上班,奇牙对此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安静地陪伴左右,话虽如此,基于摩鲁佳沉寂的状态,他们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做,所以大部分时间,只是两个人安静地呆在家里而已。

    两个人分头去看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摩鲁佳回头时看到奇牙正在一个拐角抬头望着一枚挂在墙上的瓷碟,她也凑了过去。那是一枚浅米底色的不规则圆形碟,只比手掌大一点,上着粗釉,碟面上画着的是雪中赤梅。古朴的做工与小巧的尺寸,最重要的是大雪中的梅花让两个人都觉得欢喜。这瓷碟价格不便宜,可还是买了下来,摩鲁佳打算将它摆在玄关入口处的柜子上,每天一回家就可以看到它。

    到了第四天,摩鲁佳性格里倔强的一面起了作用,她想起那一天的死亡并没有被确定,并且觉得这样下去会被自己逼死,而想要摆脱负面情绪的时候,做一些平常会做的事情无疑是帮助自己最简单有效的方法,所以她决定回去上班。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一周之后她的情绪基本回复了正常状态,奇牙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也明显是松了一口气。

    走累的时候去吃了当地有名的点心,一种加了夏日苦橙皮的和式团子。再次上路时天空中微微地出现了一缕阳光,两个人朝着海边走去。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直到摩鲁佳觉得自己完全恢复到平常样子的那一天。

    冬日里的海滩有一种萧瑟的感觉,那是与夏天截然不同的景色,连海浪声听上去都有一点伤感。可是摩鲁佳喜欢冬天的海,人很少,安安静静的,除了自然的声音很少能听到人世的喧嚣。她走在奇牙身侧,时不时停下来捡起一枚又一枚的贝壳,再看着把它们洒落到地上的样子。

    周五,快到下班时刻,办公室里大部分人已经开始提前进入周末模式。摩鲁佳手边的几张报表已经完成,她把它们打印出来堆叠整齐后摆到了科长的桌上,下班铃此时正好响起,她收拾好东西走出办公室,遇到一起午饭的女同事们互相道了别,她们意味深长地冲她眨眨眼,她只好当作没看到一般平淡地笑了笑。

    再往前走已经可以看到旅店后门,另一边有一条通往山上的小道,他们走到山脚下才看到那里竖着一块牌子,写着小道的尽头有一个景点叫做海月居。根据介绍似乎是一座几百年前建造的建筑,外壁贴满了白色的贝壳是它的特色,从那里可以看到绝美的海景。

    坐到驾驶座上后,副驾驶座的门马上被打开了,奇牙今天穿着长外套,天气确实是越来越冷了。摩鲁佳一路上与他说起公司同事的事情,把车开到超市准备买一些晚饭的食材,基于天气变冷,她打算晚上煮一些咖喱,奇牙表示没有意见。

    没有任何计划与打算的两人一前一后走上了小道,缓缓朝山上爬去。

    “你知不知道她们现在每天中午都围着我要我讲你的事情。”摩鲁佳在一堆胡萝卜里翻来翻去,“原本我一直都只是在一边默默吃饭的角色,通常她们对我没兴趣,我也插不上话。”

    海月居果然是在小道的尽头,只是景色比摩鲁佳想象中的更美。它被建在一个峭壁上,如果走到最深处的窗边,可以看到270度的海景,背后是山,而脚下就是海,以前到底是谁能有幸住在这样风景秀丽的地方。除了摩鲁佳与奇牙,还有其他游客在此,所以大家都排着队等着能到窗前拍照留念。

    “‘她们’是指谁?”奇牙丢了一些土豆在篮子里,“另外我有什么好讲的?”

    排在前面的是一对母女,摩鲁佳主动提出给她们拍合影,小女孩看着镜头笑得灿烂。然后摩鲁佳与奇牙有了他们的第二张合影,这一次她不再畏缩,而是站在奇牙身前笑得温柔。

    “‘她们’是与我一起吃饭的女同事们,你肯定躲在某个角落见过她们。”摩鲁佳挑出三支颜色鲜艳形状完美的胡萝卜装进袋子,“关于你的话题实在太多,我从来不知道被人围攻是这样的滋味。”

    奇牙将这张照片发给了摩鲁佳,她盯着画面上的两个人看得出了神。奇牙的手自然地搂着她的肩,呈现出一种保护的姿态,而自己微微有点靠在他身上,对他依恋无比。摩鲁佳很高兴他们有了一张很棒的合影,上次在小瀑布边上的虽然也不错可那时他们还没有像现在那么亲密。

    其实在奇牙出现的第二天中午,摩鲁佳就被她们围攻了。听到奇牙解释的只是她自己办公室里小范围的人,他们都非常有默契地选择了没有对外公开那天下班前的对话,可这阻止不了其他办公室狂热的好奇心,尤其是那张脸似乎在哪里看到过。男同事们通常由于各种顾忌无法直接去问摩鲁佳,可是那些女同事们就不同了,既然是一起吃饭的情谊,自然是什么都可以问的啦。

    她从照片上抬起头,眼睛追着奇牙的身影。他正在另一扇窗前看着外面,察觉到她的目光回过头来,抿起嘴朝她笑起来。

    奇牙撇了她一眼,“我可并不是无时无刻都在你周围的,”摩鲁佳不可置信地望向了他,“而且据我所知你对付她们也游刃有余嘛。”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下去,该有多好。

    确实如此,面对那些猛烈的问题攻势,摩鲁佳用没有多少感情的声调编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中自然不会有超自然的现象,不会有人死,也没有不开心的记忆,不过女性的直觉总是有点准,所以摩鲁佳只好说奇牙是她新交的男友,那天是由于两人吵架,他来公司接她下班。

    这样的想法从摩鲁佳的脑海中跳出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视线位置突然倾斜了。明明自己站在平地上,这是为什么……下一个瞬间奇牙已经赶到了她身边,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把她护在胸前。这时摩鲁佳感觉到了从脚下传来一阵令人不安的强烈震动。

    只要一嗅到罗曼史与可以八卦的味道,女同事们自然就放过一些不怎么自然的细节了。但那些“他长得如何啊?”“什么你比他大3岁实在太棒了”“竟然住在一起!!现在的年轻人!!”这样的话题,也让摩鲁佳疲于应对。

    人群中有人叫出了声,人们纷纷朝着门口跑去。

    “真是对不起要让你牺牲一下,假装是我男友了……”摩鲁佳说到男友这两个字时有一点不自然,好在奇牙似乎没有察觉。

    “地震了,跟紧我。”奇牙简单地发出指示,带着摩鲁佳跟着别的人一起朝出口走去。她在身边,他牢牢抓住了她,所以不会有事。奇牙在自己心中默念,他强迫自己冷静再冷静。

    “寄人篱下,牺牲是在所难免的嘛”奇牙正在考虑要不要洋葱。

    摩鲁佳跟着他走到门口,看到其他人已经在全速往山下走,而那条山路两端已经有了开裂。奇牙为他挡住了几个冲过来的人,接着他们也跨出了门。可是背后传来了孩子的哭叫声,摩鲁佳一回头,看到了先前的那个小女孩正跌倒在地上惊恐地看着周围,她的母亲不在身边。

    说到寄人篱下,其实奇牙现在有收入,通常是摩鲁佳呆在家的时候他偶尔会离开,回来的时候口袋里装着一些钱,他会塞一些给摩鲁佳,只是摩鲁佳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而她也并不打算问。

    摩鲁佳拉着奇牙回到了海月居的室内,他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跟着她。他们迅速拉起小女孩躲到一角,问了她才知道地震发生时妈妈正巧不在身边,而现在不知被人群冲散到了哪里。摩鲁佳注意到女孩的脚踝有点发红,似乎是扭到了。

    两个人提着篮子结了帐,拿着东西往停车位走去,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远处的车灯照过来,在墙面上打下一道道阴影。

    奇牙抱起女孩拉着摩鲁佳再次朝外走的时候,看到她的母亲大声喊着从门外冲了进来,原来事发时她由于站在门口附近所以一下子就被其他人推到了外面,努力回到这里花了不少时间。她哭着谢了奇牙与摩鲁佳,然后四个人一起朝外面走去,他们是最后剩下的人。

    摩鲁佳因为想起忘记买鸡蛋而停下脚步的时候,奇牙在他身前二米远处,一道光直直照在摩鲁佳脸上,一瞬间她什么都看不见,除了这越来越明亮的光。

    地面又开始震动,而唯一的下山小道在他们面前一断为二,海月居成了危险的无路可通、孤立在悬崖上的状态。妈妈拉着孩子尖叫着往后退了几步,奇牙松开摩鲁佳的手走到断面边上评估着现状。

    耳边传来刺耳的刹车声,她的身体腾空而起,接着是一声巨响,然后是人群发出的尖叫声。

    好在这样的宽度他可以跳过去,就算带着摩鲁佳也可以做到。

    摩鲁佳睁开眼睛的瞬间有无数的玻璃碎片直冲她的方向而来,一道影子快速地击退了它们,摩鲁佳这才意识到她在奇牙的身后,而自已离开刚刚站立的地方足足有几米远。

    他回到她身边向她说出了计划,摩鲁佳看了看那对母女,要求奇牙先带着她们过去。

    超市门口有一辆红色的车撞了进去,碎片与玻璃撒得到处都是,周围有受伤的人,有惊吓哭泣的人,有在打电话报警的人。摩鲁佳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她手里还提着刚刚买的东西,有一颗土豆滚落在她脚边。

    “你先过去,然后我会回来接她们。”奇牙把她拉开一步轻声说,可是她在摩鲁佳眼中看到了不同的想法。

    奇牙弯下腰仔细看了她的脸,然后捡起土豆放进了购物袋。摩鲁佳低下了头,“我没事……”

    “你听我说,你带着她们先过去,我在这里等着。”看到奇牙缓缓地摇了摇头,摩鲁佳抓住他的手,“我最后的日子还没到,所以只要小心点就不会有事。你先带她妈妈过去,我在这里守着小女孩,不然她一个人留在这里肯定会很害怕。”

    “走吧。”奇牙推了她一下,“你的车没事,回家吧。”

    从脚下某处传来了不详的声响,摩鲁佳推了奇牙一下,“快去!没时间了!”

    摩鲁佳跟着他上了车,不同的是这次她坐在了副驾驶座上。奇牙平稳地把车开回了家,停稳后他帮摩鲁佳打开了门,接过她手里的购物袋,顺带也把她从车里拉出来。

    确实没什么时间了。

    一直到关上门奇牙才放开了她,把东西放到厨房再回到客厅,奇牙注意到摩鲁佳正抓着自己的领口微微颤抖着。

    奇牙拉着小女孩往摩鲁佳的方向一推,然后打横抱起那想去追自己孩子的母亲腾空而起。当他的脚尖一落地,他几乎是把她摔在地上,“在这里等着,我去接你的女儿。”他的时间不能浪费在那些我不能离开我的孩子之类婆婆妈妈的哭诉与解释上。

    “刚刚那是事故吗?”摩鲁佳不安地看向奇牙的方向。

    他再次回到了摩鲁佳的身边,她正拉着小女孩等着他的到来。当奇牙抱起孩子趁她越过他肩头看着母亲时,他拉过摩鲁佳深深地吻了她一下。心中的恐惧蔓延开去,这个吻给他带来些许安定的力量。

    “我想是。”奇牙靠在门框上平静地说道。

    “我等着你,快去。”摩鲁佳淡淡地一笑,摸了摸他的脸,奇牙捏住她的手紧紧贴在自己脸上,然后下定决心地朝着对岸而去。

    “其他的我……有因为事故而……”摩鲁佳话只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当他把小女孩放到地上并看到她全力朝母亲飞扑过去时,第二次余震到来了。背后响起了令他毛骨悚然的断裂声,摩鲁佳原先站立的地方以及奇牙现在所在的小道顶端经历了第二次坍塌,那些石头铺就的地面快速地往下掉落到海中,奇牙搜寻着摩鲁佳的身影,还好,她退到了室内,虽然脸上有了恐惧的表情,但至少还没事。

    “有。”奇牙知道她在想什么,“老实说,每次都不一样,所以很难预测,而且在最后那天之前你也可能会受伤,这是我为什么要一直跟着你的原因之一。”

    问题是目前两边的宽度已经不是奇牙可以跳得过去的了。他心中一阵紧张,回头要求那对母女快下山去找人来帮忙,自己则思考着要怎么才能回到对面。摩鲁佳看到奇牙并没有马上过来,马上意识到现在的距离连奇牙都无能为力,她觉得害怕,奇牙不在身边,她得一个人面对这些,想办法为自己找到活路。

    摩鲁佳的震惊渐渐被沮丧代替,“其他的我一定处理地更好,不像现在的我,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头顶上的屋顶发出了恐怖的声响,摩鲁佳抬头望去的时候,有一些灰正掉落下来。心中的恐惧越来越浓厚,她努力坚强起来,手捂住胸口大口地吸着气,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但当背后有吊灯掉落下来时恐惧还是突破了理智,让她在脑海中大声叫出奇牙的名字。

    “是。”奇牙突然有点生气,“说实话你的念能力虽然与我不同,但论实力并不比我弱,我们合作总是很默契又有效率,像刚刚的情况根本用不着我出手。”

    奇牙的心中突地一跳,他猛地看向摩鲁佳的方向,刚刚他感觉到了她的恐惧,似乎听到她在呼唤自己,视野中摩鲁佳正抓着门框蜷缩在门口,看着自己的方向,可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个距离让他只能看到在门口的她,其他的细节很难观察到。

    摩鲁佳沉默了,即使奇牙不这么说她也明白。她刚刚那么说又是想得到什么样的回复呢?她这是在向奇牙撒娇吗?意识到有这可能时她突然对自己充满了厌恶感。

    然后他看到摩鲁佳扶着门框站起了身,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的方向,突然,他心里的什么东西断裂了……

    “你说的那个不是我。”摩鲁佳说完这句更讨厌自己了。

    做在摩鲁佳身上的标记,毫无预兆地碎裂了,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有那么一瞬间奇牙害怕地以为她出了事,可她还好端端地站在那里,他这才明白是她自己切断了那个标记。为了在不可控制地呼唤着他时不为他带来痛苦而切断了标记。奇牙不知道不会念的她是怎么做到的,只惊恐地觉得接下来也许会发生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了。

    她没等到奇牙的回复,只听到他打开冰箱把买回来的东西放进去的声音。

    奇牙紧张地盯着对面,摩鲁佳在深深地看了他一会之后突然转过身去,从奇牙的距离都能看到,海月居的房顶,整个塌陷掉落下来……

    自己真是个讨厌鬼。

    摩鲁佳的头顶上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她看到屋顶裂开成蛛网状,然后大大小小的碎片像雨点一般朝她砸来。

    奇牙救了自己,要是刚刚她一个人在那里现在恐怕不是被车撞成两截,就是被玻璃扎成了刺猬,奇牙为什么生气她也并不是不懂得。

    她躲在一个角落,可还是无法幸免,当她本能地抱着头蹲坐下去之后,才意识到身上并没有受到很大的伤害。碎裂声终于停止之后,她才慢慢抬起了头,一道熟悉的蓝光围绕在身边,发出噼啪的声响守护着她,过了一会才完全消失在眼前。

    摩鲁佳走进厨房拿起胡萝卜递给奇牙,后者接了过去塞进了冰箱,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把东西都收拾好了。

    这是奇牙的念。

    奇牙似乎没有要跟她说话的样子,虽然很不情愿,摩鲁佳还是一转身准备走开,可是她的右手突然被抓住了。她一回头,奇牙的眼神移向了水池,几秒后抓着她的手也松开了。

    她伸手摸到一直戴在身上的项链,拉出坠子时看到钻石上有一道深深的裂纹,里面幽蓝的光彩已经不见。

    这次换做摩鲁佳伸出手抓住了奇牙的领口,她逼着他望向自己,可她不知该对他说什么,所以只好抬着头盯着他的眼睛。

    真的是他。摩鲁佳捏紧了破碎的坠子,眼泪不可抑止地浮上来。不管他在哪里,总是守护着自己,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温柔地保护着自己不受伤害。她突然好想他,非常非常想,想念他令人安心的声音,想念他柔情的眼睛,想念他温暖的手,想念他满怀爱意的吻。

    他的脸离开她那么近,可是摩鲁佳这次没有了奇怪的感觉,她心里都是歉意,以及对他的感谢。她感谢他救了自己,感谢他因为担心她而生气,感谢他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

    可她也许要死在这里了,摩鲁佳第一次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大概快要死了。刚刚的坍塌堵住了出口,虽然头顶上可以看到铁灰色的天空,但她身边一圈就像牢笼一般围着她。她无意识地朝着那扇有着美丽风景的窗走去,刚刚还与奇牙站在一起拍照,可她现在是一个人。

本文由搞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不确定终点 -P11- HXH奇牙同人/BG/原创女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