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温暖这么多,不介意分给你—Part 2

- 编辑:广西快乐十分 -

我的温暖这么多,不介意分给你—Part 2

图片 1

图片 2

      1

      6

      她大概是我见过的脸皮最厚的女孩子。

      求婚无果。

其实她从来没有跟我真正表白过,甚至一句“我喜欢你”都没有好好说过。但仍然“ 无所不用其极”。

      为此我还不爽了几天。看上去有点傻不啦叽的丫头,居然也不是那么好搞定。

      她似乎可以把任何一件原本枯燥乏味的事情讲成一段生动有趣的故事。而且自带演员团队,可以一人分饰数角,还加音效。

      曾经聊过关于求婚或者结婚。她对那种所谓惊喜非常不屑。原话是:“如果有人敢搞大场面,拉了一大帮人气球鲜花什么的向我求婚,我就敢当场拒绝。并给他一个扫腿,外加两记勾拳。”

      嗯,表情也很到位。

      她喜欢搏击,也学了有一阵子了,所以我已经习惯她渐渐展露的暴力的一面。

      不知不觉听了两个多月的“相声”。

      其实我也不喜欢那样的惊喜。

      某一天,吃过晚饭。走出餐厅,转过街角,她突然把我按在墙上,眼睛瞪得圆溜溜。说实话这个姿势实在太过诡异。被女孩子壁咚……还真是个新奇的体验,估计也就她能做得出。

      既然这样,我们从长计议。

      她说:“这位先生,我看你相貌堂堂气度不凡,是为人中龙凤。美中不足是命里缺我。可惜啊可惜!我放弃了!”

      我也不想让她有太多约束感。但仍然偶尔会想象一下,她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不停傻乐的样子……受某人影响,脑补能力越来越强了。

      说完转身就走,头也不回。

      7

      习惯了她古灵精怪的样子,转身的那一刻表情虽然气鼓鼓但也是充满喜感,我却莫名有点恐慌。渐渐爱极了和她在一起时的那种说不出的放松和愉悦。她总能 创造打了她专属标签的惊喜,让平凡的生活添了许多颜色。想到以后的生活如果没了她,突然觉得一阵焦躁。

      总宣称要早睡的小孩,在我出差的某天凌晨1点发微信给我。

      所以我当然拉住了她。

      “知道最近有种壁咚是用腿吗?腿咚,一字马!”

      2

      “不知道啊。”

      她说关于中国,最大的梦想是去一次丝路,新疆,和西藏。

      “你快回来,我要试试!”

      丝绸之路更容易实行,本来已经安排好了假期,但因为我一个新项目不得不放弃旅行计划。

      “……目测有风险。”

      以为她会特别失望,但似乎并没有。

      “不会啦!但是你这个身高,也有可能我腿抬不到那么高,没咚到就差不多给你一脚。所以你快回来我好练习一下。”

      她只是笑嘻嘻地说:“没关系啊,以后再去好了,反正它就在那里,又不会长腿跑掉。”

      “快回去好让你给我一脚?”

      心大也是好品质。

      “不是,是借你肩膀压个腿,窗台的高度不够……”

      不过她的“丝绸之路狂热症”还是一直存在。把描写塞外风景的文学作品特别是古诗词翻了一遍又一遍,还看了 很多历史资料,自己幻想出一大堆故事,武侠的言情的悬疑的战争的,有些会讲给我听。或者说,演给我看。

      还有配图,是一张她表情极度委屈的照片。

      于是我发现很多时候电视电脑都不用开,就能看战争片武侠片偶尔还有酸溜溜的言情剧。

      真是的我还在赶文件。放下手机自嘲地笑了一下,是不知道我多忙吧。

      嗯哼,极偶尔的情况下还拉我陪着演。拜她所赐,跟客户扯起来越来越脸不红气不喘。

      但是如果你爱一个人,似乎再忙都可以安排出时间,和她说话,和她见面。而她也从来不会因为我的延迟回复或者忘记回复莫名发脾气。她从不会找一堆理由安慰自己,因为我发现,有时候她自己都忘了有给我发消息。

      某天晚上在家,我在看文件准备一会儿的conference call,她忽然颠儿颠儿跑过来。

      她说:“如果一个人不回复你,真的没必要找太多理由,无非就是两个,一是真的没看到,二是实在不想回。我们有那么多更重要的事情,干嘛纠结对方为什么不回消息。其实答案很简单只是有时候人们不想承认,对不对?”说完吐了吐舌头。

      “将军!敦煌城外五里发现一可疑女子!请问将军是否将其捉拿来问话!”

      有点道理。

      “去吧。”

      心大真是个不错的品质。

      面对她突如其来的戏瘾已经见怪不怪,无所谓地挥了挥手。

      8

      “将军!该女子已捉拿,但见她容貌可爱花见花开,聪明伶俐能言善辩,想来必非寻常女子。已将其捆绑送至将军寝室!”

      据说她很早就拿到驾照,但目前不会开车。

      这……让我怎么接?

      居然还开始喜欢汽车模型,以一发不可收拾的姿态。书柜刚好没有装满,还有充裕的地方给她摆。从粗犷的救援版SUV到限量版野马,还真像模像样有那么几辆。有时间我也会过去看看,和她一起研究一下,她还说的头头是道。真怀疑她哪来那么好的记忆力。

      我站起身离开书桌走向沙发,也来了点兴致。

      有天她正摆弄着一辆军用吉普,忽然转头跟我说,“好想做一个微景观,那种战争片里面的立体的那种。”

      “哦,那没你什么事了。”

      “再买几辆装甲车和坦克模型?”

      没想到一下被她按在沙发上。咚上瘾了是吧。

      “嗯嗯嗯!”她的眼睛闪着光,“还要许多士兵,你小时候有没有玩过那种,一袋子里面好多小士兵,站着的趴着的拿着机关枪的……以前觉得玩那个好傻,现在有点理解了耶!”

      “董将军,朕在皇都一直惦念着将军,大漠气候恶劣飞沙走石,辛苦将军戍守。所以特来探望……惊喜吧?”

      “需不需要炮弹装置?”

    “嗯,甚是惊喜呢。”捏了捏她的脸。最近看了什么言情小说吧,还不是什么正经故事。

      “好呀!还要修出那种战壕,哦还要有碉堡!可是……”她忽然停顿,皱起眉头看着我。

      没想到她居然一下拍开我的手,还捏住了我的下巴。

      “可是什么?”

      “既然如此,将军,快到朕碗里来!芙蓉帐暖度春宵,朕与将军解战袍……”

      “要是哪天我惹你不开心, 你没法对我发脾气,就去炸我碉堡怎么办?!”

      她到底看了什么书。

      “……”

      要不是等下还有会,绝对不会放过她。

      “会不会?一言不合就炸碉堡,我会打死你的……”

      3

      “我们结婚吧。”

      她是个标准的脑洞超大儿童,动不动就胡诌出一堆好像还无法反驳的她的道理。认识她之后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有了进一步清晰的认知。

      “哈?”她傻了。

      曾经也喜欢过那种温柔如水的女孩子,但和她在一起之后才发觉,平时大条的她不经意间流露的温柔才最动人。

      “好让儿子陪你玩,不过我有点担心你会把他培养成战争狂人。”

      她什么时候最温柔?我想是逛菜市场的时候。

      “我儿子会什么样子啊,有点期待啊哈哈哈。”她忽然笑起来。

      我很喜欢看她细细挑选瓜果蔬菜念着今天明天菜单的样子,充满烟火气息的很踏实的那种幸福感。也喜欢看她装成乖乖的样子和卖菜阿姨杀价。

      呵,不矜持说的是谁。

      周末某个黄昏,公寓楼下的水果店。

      “唔……应该是个高冷小面瘫之类的,有你这么个逗儿妈,流川枫那种性格。”

    “晚上吃黄桃和哈密瓜吧?葡萄也是刚好的季节哎!”眼睛扫来扫去。

      “一般的人物设定,有着高冷小面瘫儿子的女人,通常都有个极其温柔又宠爱她的老公,笑眯眯的那种,啧啧啧 ……”说着目光还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两圈,然后摇头晃脑地走了。

    “随便啊,你决定吧。”对她的搭配我一向放心,低头用手机回邮件。

      我在这陪你疯什么。

    “啊我还要吃黑布林!”

      9

    “嗯。”

      我们这样的年纪,同学好友里结婚的飞速多起来。某天晚饭后在家,各自看书。她忽然兴奋地举着手机跑过来。

    “所以吧……我觉得真的不能太瘦!”

      “快看!我同学结婚了,他们的婚纱照居然是篮球主题的,我这个同学超爱篮球,拍得好酷啊!”

    “唔……嗯?”话题是怎么跳过去的。

      嗯,还不错。

    “你看嘛,”又开启振振有词模式,“大李子就叫黑布林,大樱桃就叫车厘子,水果都是大了珠圆玉润才高端,所以我也不能太瘦对不对?”

      “你说我该搞个什么样的婚礼呢?”

      “……吴同学,你不是水果。”

      终于想嫁人了?

      “嘁~不承认算了!”她转头看着收钱的阿姨,“阿姨对不对,女孩子不要太瘦的哦!”

      “我喜欢古埃及,法老主题怎么样?”还满脸认真地构思起来。“你躺在那,主持人扮成大祭司的样子,大喊着‘伟大的太阳神啊!@#¥%&*=$#@%(她自创的咒语)’,然后一束强光照下来,你就坐起来了,然后过来牵我的手,怎么样怎么样?哈哈哈……”

      “对对,要有点肉,看着就有福气!”阿姨笑眯眯地附和,“一共四十一块八,小姑娘。”

      满头黑线,已经无语。

      “是吧阿姨,那您看我胖嘛?”

      “不对,应该是光芒万丈的我复活,然后召唤出来你,我的宠妃!”

本文由搞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我的温暖这么多,不介意分给你—Part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