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艾尘心中的尘埃(34)

- 编辑:广西快乐十分 -

[都市]艾尘心中的尘埃(34)

在扬晴呆若木鸡的表情做出来之前,唐宇翘起好看的嘴角看着另一个高度的地方,扬晴晕呼呼的看着他,脑子一片混沌,这个家伙太能绉绉了,干脆撅起嘴巴装可怜:“我哪里是小样呢?我已经不小了都,你干嘛这样说人家的呢?人家都过了一米六了。”

图片 1

可怜巴巴的说着人家这样人家那样,艾尘听的那叫一个晕,简直快要全身发麻,小声问:“辉哥,阿姐脑子被唐宇哥气糊涂了吗?你看这个傻乎乎的样子。”

“哈哈!别闹了,扬晴你帮艾尘擦一把睡吧,这一天累的。”刘辉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皮也皮的够本了。

“嘿嘿,她不会吧?我估计是装的。”刘辉否定了艾尘的猜测,爷们总归不太好蒙骗啊。

“恩,这个丫头一天折腾的够呛,上午昏迷,下午来个闲话紫雪,哎辛苦啊。”扬晴看着艾尘故意说累了。

“额,一米六?我怎么看你一米五还没到呢?”唐宇这家伙压根不管你是大的小的还是可怜什么的。

“阿姐,谢谢哦,我其实不想说谢谢的呢。”

“什么啊,怎么会呢?”

“呵呵,别闹了两个家伙,睡吧。”刘辉放下陪护床,自己躺上去闭上眼睛,思绪不受控制的被放松,回到了第一次看见艾尘的小时候。艾尘吐着舌头不说话了,这一天真的够累的,等扬晴拿毛巾过去的时候已经发出轻微的鼾声。

“怎么不会?你问田武,兄弟哈。”

“这丫头,睡着了也要擦的,这小脸脏兮兮的看着。”轻轻的擦拭着艾尘的小脸,生怕不小心就擦破了那原本已经只剩一张薄皮的脸蛋。

田武看唐宇努嘴扔过一个炸弹赶忙接住:“额,是啊,看上去的确不高的说。”

熟睡的艾尘似乎听见扬晴说的话,满足的笑意荡漾在嘴角,一颗叫做幸福的泪滴悄然滑落,扬晴小心的接住了它,用手心的温度慢慢将它吸收,怜爱的靠着艾尘闭上眼睛走进了自己的梦乡,每个人都会在黑夜里找到属于的梦,只有自己只有自己的最爱和最痛。谁都不例外。

“真的啊?可是我真的过了。”扬晴急忙表白自己的海拔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可怜。艾尘一边吃吃的笑个不停,刘辉看不下去了,帮忙解释解释:“哎,我说你什么时候能机灵点啊?”

这边的病房终于安歇下来,这些甜蜜和哀伤的梦境先不说,花开分枝话分两头。且说这个城市的另一边,田武慢悠悠的走出低下停车场,唐宇一看见田武的身影马上迎了过去。

“什么哦?”不耐烦的扬晴还翻白眼。

“咦哈,来的还蛮早。”

“我这个郁闷,我帮你你还翻白眼?你是好样的!”刘辉眼一斜也去跟郭小四比谁的角度更合适看天了。

“去,你就笑我吧。”田武笑着给他一拳被他挺住身子接过去了,然后哈哈笑了起来,嘲弄着田武:“我说你这小身板怎么练到今时还是这样的无力啊?”

“你?”扬晴一时语结,巴巴的看着艾尘。

“额,你开心吧?打不过你的呢。”说到低田武也没有唐宇的豪放。

“呵呵,扬晴,那个田武唐宇跟你开玩笑的。”田武真的看不下去了,心想这个死唐宇没事就知道蹦跶,这个女孩子气气就好了,还能一直气的么?万一爆了不鸟你了,看你怎么办?兄弟一场,还是帮帮吧,什么都好就是不会跟女孩子相处。

“哈,不逗你了,走吧进去。”唐宇见这家伙没什么心思跟自己闹就拉着他进去了。

“哦。”扬晴软绵绵的回答。

“你请谁了今晚?还世纪酒店?貌似这酒店有点奢华啊!啧啧,这名字不错。”田武咂咂嘴又说:“进来一看,这儿又感觉咱有点腐败啊!这个·······”

“呵呵,怎么了?还没劲了啊?他啊,就是嘴巴碎碎念,别跟他一般见识。”田武感觉扬晴有点落寞的样子,估摸着人家女孩子不好意思了,这样咄咄逼人的说。

“去你的,死样。”那么多年的合作早已在彼此间默契到了一个眼神就明白对方的地步,这个话说的实在的欠抽。

“没事呢。”

“嘿嘿。”

“没事就好,他那个意思其实是说我们两个个子都高,我们都过185了,你看上去当然小了点,是吧艾尘?你也这样看的对吧,我看你光笑不说,就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田武的话刚说完,扬晴就撒娇似的说唐宇:“你啊,真的讨厌,就知道欺负我,你怎么不欺负艾尘啊?你怎么不欺负田武啊?你怎么·····”

“嘿你头啊?”唐宇没好气的进攻,想要激怒田武可是自己奋斗了二十多年的梦想,这家伙不晓得是什么做的?就是不生气,就是笑嘻嘻,就是好说话。

“打住打住,你这个小丫头很坏啊!竟然叫我欺负人,额,那就专门欺负你好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唐宇这家伙得瑟起来没个准线的。

“嗯?你头。”田武竟然还嘴了,唐宇兴奋的笑了:“哇哈!你想干嘛?”

“你再叫我小丫头我叫黑炭头咬你啊。”扬晴干脆甩开膀子耍赖,你能怎么地?

“什么都不想,定的哪个房间?傻样。”田武笑眯眯的说着,还对唐宇眨眨眼,唐宇崩溃的宣布:“我说兄弟,你不要用傻样这两个字好吧,晕你了,这个貌似是对小媳妇说的。”

“额,这个看来你的确不认识孔子,只认识孔方子”

“啊?你就当我的小媳妇吧,哈哈。我委屈点了。”

“你认识孔子啊?他老人家现在身体怎么样啊?还教那么多学生啊?”

“田晓武!”唐宇蹦出个田晓武来,田武哈哈的笑开了不理他。

“额,听说过听说过,貌似他老人家现在挺悠闲的,一天两顿小酒眯着,没事田间逛逛,有事就COOL学生,不然网上冲浪一番,无聊的时候就QQ一把,实在没趣就找个人视频,比比谁的皱纹多,实在还是感觉空虚,就编个故事写写网游,忽悠忽悠不爱学习的少男少女,赚点路费好旅游。你说,生活多美好。”

“你这个家伙,迟早有人收拾你,叫你兜着嘿嘿。”唐宇跟后面嘀咕着一看走过了又喊他:“回来,走过了!”

不得了,这个唐宇啊,哎!田武心里笑开了花,这小子太能侃了。抵抵艾尘,艾尘仰起脸看一直站着的田武:“怎么了?”

“额,不早说,害我多走几步,怪累的。”

“嘿嘿,唐宇跟扬晴,我看这小子要完蛋、迟早的。”

唐宇惊奇的发现田武有点冷幽默了现在,感慨着世事多变啊,这个一根筋也会变,其实田武只是想调节一下自己在艾尘那里带过来的伤感,故意逗逗乐子。

“嗯?”

“哎呀,这一晚上不见,我兄弟变幽默了哈,到了。”唐宇拉过田武推进了一间包房。

“你想啊。”

“妈妈,我要吃蛋糕,要奶油的。”推门的瞬间就听见一个男孩子奶声奶气的在要蛋糕吃。田武疑惑的跟着唐宇走了进去。

田武努努嘴艾尘突然就明白了,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田武一脸痛苦的掩面状:“你笑的好邪恶,小丫头。”

“好啊,爸爸给你拿,行吧?”越过唐宇的视线有一个微胖的半谢顶男人笑容可掬的跟那小孩说话。

“额,我感觉还好。”

“不要。”小男孩摇摇头。

艾尘的神经系统渐渐的被唐宇扬晴之口水大战搅合兴奋起来,几乎忘记了自己的伤痛,就在这一秒,或者生活就该这样,舒服一秒是一秒,放纵一分是一分,忘却一点是一点,总之别太对不住自己。

“为什么不要呢?爸爸拿的不好吃吗?”男人继续讨好男孩:“爸爸的手绘变魔术,蛋糕不但是奶油的还加草莓片呢。”

“额,丫头,黑炭头的口水弄你一手的。”田武刚要感慨一番,突然发现小家伙黑炭头一本正经的趴在艾尘的腿上,老老实实的舔着、还不时的歪着脑袋啃着,貌似拿艾尘的手当鸡爪子什么的了,额这个有点可爱的镜头啊,忘记拍下来了,超级棒棒棒啊。

“妈妈?”男孩不信任的看看这个五十开外的男人微微隆起的肚子,一根手指放进嘴巴吮吸了起来,眼睛却瞄向了坐在茶几旁的一个年轻女人身上。

“嘿嘿,是啊,老恶心了,你看这粘不拉叽,哎呦啧啧。”艾尘举起一只手放鼻子下闻闻,“哇”速度的拿开,拼命甩着,皱眉苦着脸,舌头一个劲的往外伸,嫌的要死哦。

“小峰乖,手指不能吃,小手有虫子,肚子会疼的。”那个女人笑眯眯的走过去温柔拿开男孩的手指。

“哈哈哈,怎么了?”刘辉发现艾尘一脸苦相,再一看黑炭头在另外一只手上还啃的津津有味呢,笑死了:“哈哈,这个小家伙啊,原来还是色魔转世呢,这手被它啃的,嗬一会功夫啃成这样了!厉害啊厉害,嗬,这口水淌的,艾尘,你也不嫌的啊?”

“妈妈我要吃蛋糕。”小男孩看了看进来的两个不认识的男人,往后站站又说:“我要奶油蛋糕,要草莓的。”

“辉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黑炭呢?虽然我也嫌,不过我也不说它是色魔啊。”

“哈哈·····好可爱的宝宝。”唐宇笑着走过去,蹲下来刮刮他的小鼻子问:“宝宝乖,叔叔带你去拿蛋糕吃好吗?有奶油还有草莓哦。”

“额,对不住,你不说色魔,你说什么?”本想打趣没想到被艾尘逗了一回:“嗯,不说色魔,我只会说它是魔神在世,或者是口水大王。”

“好啊。”小男孩竟然奶声奶气的答应了唐宇开心的笑了起来,妈妈看上去保养很到位,皮肤细腻红润,稍显肉感的身材比骨干的年轻女孩看上去更加风情万种,拉过孩子说:“小峰乖,跟妈妈去吧,叔叔要跟爸爸谈事情。”

“口水大王?魔神?怎么个意思呢?”

“哈哈,小唐来了。”那个男人摸着自己的肚皮很幸福的感觉挥着手,招呼唐宇过来喝茶:“随他们去吧,小孩子,我们边喝茶边聊。”随后看了一眼没说话的田武又问:“这位是?”

“额,口水大王啊就是口水大王啊,你看呢。”说完努努嘴看那边的两个人,还在瞪着眼睛相互比着谁的眼睛大,谁的耐心足,谁的口才好,谁的IQ高呢。

“田武?”田武点点头礼貌的回话,一张名片已经恭敬的用双手递过去了。

话说扬晴吧,怎么能跟唐宇那家伙的一级棒口才相比?随便找几句话就气的扬晴鬼叫。刘辉田武两个会心的笑了笑,一个小念头速度的划过心间,转瞬消失的无影踪,总以为那些东西不在意,但是又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就显山露水。

“哎呀!这个年轻人就是不一样啊,我们那个时候哪里这样的有气质有礼貌啊,哈哈,过来坐,来来来。”男人连忙拉过一张椅子招呼田武坐过去自顾自笑着跟唐宇说:“哎呀,这个小唐啊,你是不知道,我们那个时候啊做生意起步很难啊,那些年见谁都跟大爷一样,到处装孙子,没办法啊混饭吃。”

往往身在其中的人最糊涂,远在隔岸看的才清楚。那两个,或者艾尘他们自己也都是那样,只是都属于第一类,身在其中罢了。

“哦呵呵,是啊,现在讲究多了,没有实体做起事情来也很难,我们那个时候也是跟着别人后面慢慢做起来的”唐宇赶忙接过话题,继续着生意难做人难当的感慨,听的男人好一阵的笑,一直感叹唐宇会说话,讨人喜欢,田武心里那个得意啊:这个还用说啊,不然我们的公司也不能运转的那么好啊!

那唐宇压根就是想逗她,就是喜欢听扬晴涨红小脸对自己喊:“唐宇你个恶人!”什么什么的。这女孩子说男人是恶人吧,一般都是对这样的男人已经开始在意,开始注意到人家的言行举止,偶尔的玩笑都会让她汗哒哒的害羞,小日子过的开始感觉到异性之间的微妙之感了,才会有那样的字眼蹦出小嘴巴啊!

“对了,田武我给你介绍一下,光顾着说话忘记介绍了,你看我这个笨的。”唐宇故意给自己一个小巴掌逗的那男人很开心啊。

哈哈哈!不然早就张口大骂:你特么王八蛋,什么什么的了,现在的女孩子貌似比男孩子还要彪悍的多啊!

“这个是公司遍布东南亚,足迹几乎踏遍全球的伟宏实业发展公司的老板张年旺先生,刚才出去的是嫂子跟张先生的小公子。”唐宇端着很正的态度说话还真的不是盖的,那声音磁力而富有说服力:“这就是我们公司在业界的头号杀手田武田大公子了,一直很抢手的哦。”

“额,肚子饿了。”扬晴竟然在大大伙全部兴趣盎然的时候来了一句肚子饿了,饶是唐宇久经沙场也大跌眼镜:“小妮子肚子饿了?不是临阵脱逃吧?那个孔子的伊妹儿你晓得吧?”然后在故意调侃一番,这个家伙竟然还继续着刚才未完的话题,扬晴实在是晕菜了,翻着大眼珠子没好气的说:“孔子是吧?伊妹儿我没有,难不成你有?切。”

“哦?哈哈哈好,非常好,年轻人就要有杀伤力,我喜欢。”张年旺哈哈笑了起来,摸着头顶已经不多的毛发,端起杯子轻轻吹着上面漂浮的茶叶,闭上眼睛喝了一口,微微晃着脑袋吸了吸溢出的香气,又抿了一口,放下杯子看看两兄弟,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额,今晚你说的最对的一句话,就是这个,虽然语气不确定,但是字字都对。”

“哎呀,这个年轻真好,跟你们这样坐着,我都感觉自己年轻了不少。不要叫老板什么的,我跟你们这般年纪的时候,还什么都没有,不像你们这样的厉害啊!”说着似乎想起什么来又说:“那个小唐啊,我这个年纪都能做你们的父亲了,但是为了好称呼,就喊老哥吧,同意吧?额?哈哈哈,我这个人爱玩,特别喜欢跟年轻人在一起玩,有活力啊!”

好家伙,唐宇的腻歪劲儿貌似不比女孩子差什么啊?

“张总······”田武刚要说话就被他毫不留情的挡回去了:“哎呀,年轻人,不要这样生疏嘛,老哥也是喊得滴,出去你再喊我张总我也受着,行吧?哈哈哈。”

“什么哦?你有?你脑子没问题吧?”

“奥呵呵,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田武满口应承着,心里也很佩服唐宇的外交手腕,这样的超级江湖自己一般是应付不来的,心下感叹着脸上流露出喜悦之情,张年旺看在眼里也是喜欢的紧啊。

“没有,我真有。”

这两个年轻人毫无戾气,沉稳不乏幽默,老练而不奸诈,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透彻的眼睛找不到丝毫的杂质,对弈这样的人自己很是放心,专业水准早就找人调查的清清楚楚了,很是招人喜欢啊,不像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已经不知道多久找不到人了。

本文由搞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都市]艾尘心中的尘埃(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