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钢铁等去产能并非要与传统行业“一刀两断”

- 编辑:广西快乐十分 -

钢铁等去产能并非要与传统行业“一刀两断”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提出明确了未来政府工作的着眼点和侧重领域。记者近期在东中西部10多个省市调研了解到,淘汰落后产能、清理僵尸企业、优化经济结构、培育新兴产业已成为地方政府未来一段时期的工作重点。不少企业家、专家和学者表示,供给侧改革没有可以照搬照抄的成功经验,地方政府在推进改革的过程中既要防止陷入简单化、极端化的误区,也要注意防范经济、就业、信用等领域的风险,确保改革平稳推进。首先,要避免的误区是对改革的理解简单化、表面化。供给侧改革提出后,就有舆论片面地认为供给 侧改革的主要内容是减税。然而大部分专家和企业人士对此并不赞同,认为这是将改革的内涵简单化了。大连机床集团董事长陈永开说:“如果企业不生产了,降低 电费有什么用?如果企业没收入了,降低企业税率有什么用?政府应关注的首要问题是让经济活起来,而不仅仅是减税。”记者从京东旗下消费金融平台了解到,在国内居民消费动力充足,逐渐出现提前消费、信用消费的背景下,消费外流现象却日益明显。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刘尚希认为,原因之一就在于政府部门监管的缺位,导致消费者对于国内部分产品缺乏信任。“如果政府只强调给企业资金、政策扶持,而不去解决监管缺位问题,这种趋势依然难以扭转。”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也认为,不能指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能够立竿见影。“因为这本来就是针对中长期的手段,就像服中药,需要慢慢调理。特别是体制机制问题,解决需要时间,见效也需要时间。”其次,推进供给侧改革需要避免的误区是片面理解“过剩产能”和“新动能”。12亿吨的产能,7.88亿吨的市场需求,我国钢铁行业的产能过剩已是不争的事实,然而以高端模具钢、核工钢、海工钢等为代表的高端钢材,我国能生产此类产品的企业依然不多,甚至严重依赖进口。我国机床企业最高峰时有4000多家,同样属于产能过剩,但具备国际竞争力的企业屈指可数,多数只是外购零部件进行组装和二次开发。“清理过剩产能,并不意味着要与传统行业‘一刀两断’,发展新动能也不意味着忽视传统产业。”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阮青说,“我们要把过去没有做好的事情做得更好,传统产业的改造仍有巨大空间。”“互联网是新动能,传统产业的改造同样是‘新动能’。”主营液晶面板的深圳市兆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顾伟认为,在淘汰落后产能的同时,也要给传统制造业以机会,使其增加研发投入、提升生产能力、创造更多利润。沈阳机床集团董事长关锡友也认为,即使在产能过剩的机床行业,基于互联网的智能化机床也已显现出强大的市场生命力,并将成为未来智能工厂的主力军。不少专家和企业界人士也提醒,发展“新动能”要吸取前些年光伏等产业一哄而上的教训,不能靠政府推动搞运动式发展,要防止“新动能”成为新的“过剩产能”。再次,要避免在供给侧改革落实过程中出现“新计划经济”和“市场万能”倾向。不少专家学者和企业经营者担忧,在推进供给侧改革过程中,地方政府“看得见的手”可能会成为“闲不住的手”,干扰正常市场秩序。记者了解到,一些市县在制订“十三五”规划时甚至为具体的企业制定了产能目标。对此,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认为,这就是典型的政府过度干预。与此同时,也有部分基层干部产生了“市场万能”的倾向,认为实行供给侧改革就是将经济发展全部 交给市场。对此,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肖林认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并不意味着政府什么都不做,只是政府作用的发挥并非通过行政命 令,而是通过制定整体产业发展规划、建立标准和监督机制、完善社会保障机制等途径来实现。社会力量的作用也不容忽视。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董克用认为,在养老保障、公共卫生、环境保护等社会公共品领域,政府常常难以直接提供高效的产品和服务,而由于这些领域的公益属性,也缺乏市场激励,社会力量更应得到重视。除了要避免上述误区外,受访的基层干部、专家学者和企业界人士认为,如何在推进改革和防范风险之间取得平衡,考验着地方政府的智慧。

“2017年是钢铁行业去产能的攻坚之年。这一年我们解决了行业多年想解决而未解决的问题,那就是取消‘地条钢’,这一事件将载入我国钢铁工业的史册。”中国钢铁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顾建国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地条钢”的取缔,改善了钢铁行业产能严重过剩,恶性、不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提高了整个行业的盈利能力与经营效益,为钢铁行业下一步供给侧改革奠定了基础。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底,共取缔“地条钢”生产企业630多家,涉及产能1.4亿吨至1.6亿吨,8月底已提前完成了钢铁行业2017年去产能5000万吨的目标。  去产能导致供给收缩,钢材产品价格出现上涨,行业盈利大幅改善。2017年钢铁综合指数从年初的135点,上涨至12月15日的174点。螺纹钢价格从年初的3300元/吨,涨到现在将近5000元/吨。截至2017年10月,全行业亏损企业仅1400家,相比2015年的2400家下降近50%。Wind统计显示,截至12月21日,A股11家钢铁类上市公司中已发布2017年业绩预告,只有一家预亏,其余全部预喜。  2017年,煤炭行业供给侧改革也取得积极成效。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截至今年8月末,全国已退出煤炭产能超过4亿吨,超额完成2016年、2017年去产能目标任务。2018年有望提前完成煤炭去产能目标任务。  去产能使煤炭产业结构得到进一步优化。“全国煤矿数量从2015年的1.08万处进一步减少到7000处左右。前10个月大型企业产量比重提高到71.2%,其中前十家企业产量比重接近43%。”姜智敏表示,目前全国已经建成年产120万吨及以上的大型现代化煤矿1200多处,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75%以上。其中,建成年产1000万吨及以上的特大型现代化煤矿59处,产能超过8亿吨。  去产能导致煤炭价格上升,煤炭企业盈利得到大幅提升。今年以来CCTD秦皇岛5500大卡动力煤市场均价611.5元/吨,比去年上升138元/吨,增长29.2%。姜智敏透露,今年前十个月,煤炭协会统计直报的90家大型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含非煤)27295.5亿元,同比增长23.3%;利润总额(含非煤)为1183.5亿元,去年同期为181.7亿元。  Wind统计显示,截至12月21日,13家煤炭开采上市公司,除三家不确定,其他全部预喜。今年前三季度,煤炭上市公司净利润合计同比增长253%。  2017年电解铝行业去产能进程提速并进入实质性阶段。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文献军表示,目前已有537万吨电解铝违法违规建成产能停产,619万吨违法违规在建产能停建。  数据显示,1-9月份,8244家规模以上有色金属工业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4052亿元,同比增长17.3%;实现利润总额1730.2亿元,同比增长50.9%。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21日,50家有色金属上市公司公布2017年业绩预告,近八成预喜。前三季度,有色金属上市公司净利润合计同比增长105.82%。  “与煤炭和钢铁行业通过行政手段化解过剩产能不同,化工细分子行业众多、产能较为分散,而且经营主体以民营企业居多,强制性行政手段无法取得显著效应,只有通过市场化来实现供给侧的自发性改革。”光大证券化工分析师裘孝锋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顶层设计下环保约束成为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推手。  新环保法的实施对化工行业供给侧改革产生极大影响。截至9月15日,第四轮环保督察组交办的环境举报,责令整改3260家,立案处罚9181家,罚款46583.84万元,立案侦查297件,行政和刑事拘留364人,约谈4210人,问责5763人。以农药、纯碱、氯碱等行业为例,Wind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农药、纯碱、氯碱上市公司净利润合计同比增长94.47%、354.34%和72.11%。截至12月21日,148家化工上市公司发布2017年业绩预告,近八成预喜。

本文由公益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钢铁等去产能并非要与传统行业“一刀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