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凉山支教日记 第13天

- 编辑:广西快乐十分 -

凉山支教日记 第13天

早上六点额布和杨敏把我们三个姑娘送到西昌汽车站,行李塞得满车子都是,一路颠簸向大山深处挺进,雪山连绵,山里坎坷,脑浆差点没给我晃出来,五个小时终于从西昌到了昭觉县城,校长接我们,大包小包的行李到学校。

图片 1

和我同行的两个姑娘,一个叫苗苗,昨晚半夜两点到西昌的,睡了四个小时就起床和我们出发进山了,今年大二,纯天然学霸妹子一枚,还会做手工牛轧糖,带了很多可好吃了,还会做羽毛笔,一路上我们都在聊进山以后的生活和学习计划,她是艺术生学画画的,休学来支教,完美主义强迫症,单亲家庭,他爸爸有五项专利,给她很大压力,她凡事都要努力做好,给自己定目标排计划。

很开心的告诉大家,学校孩子们的伙食改善了,昨天看到xz拉了很多大白菜和萝卜,今天中午看到孩子们的菜里有肉了。

还有一个姑娘丽丽,毕业一年当过一年私立学校老师,就是那个我一到支教部就和我说想跟我一个学校的姑娘,要么煲电话粥要么微信语音不停,要么就说你们要这样这样不要那样那样...不过这下好了,我们这个小学没Wi-Fi,...

学校新栽了6棵树,旁边苏巴姑水电站给的,操场旁边栽了三棵,厨房旁边栽了三棵。希望等到夏天绿树成荫可以给孩子们乘凉。孩子们的课余活动大大改善了,下课玩篮球、跳绳、羽毛球、乒乓球、橡皮筋、跳棋。

到了学校见到孩子们,热情的帮我们拎行李,收拾房间,我们说不用不用,还帮我们打扫拖地,这是所寄宿制学校,有幼儿园和二三年级,总共三个班,建校两年了,条件算是昭觉县村校里最好的了,有水有电两层楼,孩子们平时都住在学校,读十天放假四天,由于学校四面环山,那个山特别陡峭,回家的话要翻山越岭爬云梯很危险,所以幼儿园的孩子走山路父母都不放心要来接。,当地老师说那些家庭每户都3+个孩子。

教学前班的孩子确实有些吃力,孩子们不大怕我,所以上课不够安静。他们比较怕仍老师,他很凶,孩子们都怕他。

刚到学校从早上饿到中午没吃饭的我们馋死了,但是过了饭点学校食堂没饭了,煮了点面还没鸡蛋,凑活吃了点。

结束一天的课,嗓子都哑了,这帮破小孩,混熟了调皮的不行,不凶一点压根管不住啊。

这个学校除了我们三个支教老师还有另一个公益组织的三个老师,两女一男,一开始校长安排我们三和那两女生一个房间,我们傻呵呵的说好,对方却一脸嫌弃排斥的样子不愿意,我们只好另住一间了,晚上校长来说那个公益组织领导人说,有他们没我们,只能两个组织选一个。我当场傻眼了,尼玛来支教的还是来斗争的,招你惹你了?莫名其妙。但是我憋着什么也没说,校长之后又说反正一定是要我们的,她们爱走随便她们。

捡个日落时分到山下的马路边独自坐一会儿,这里的日夜温差很大,此刻凉风呼啸,我只着一件单薄的衣衫,高山不语,流水哗然。

我们申请房间放张桌子,校长说:课桌很紧张,幼儿园的孩子四个人一张桌子,到哪给你们弄桌子。我们看到厨房门口有两张桌子想搬一个进去,一个当地老师说那桌子是孩子们吃饭的,搬走了孩子没地方吃饭了,我们立刻放下桌子。后来我们终于从储物间找了一张坏桌子可以用。

人常说: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我也尝试着乐这山水,感受山风吹着耳边头发的感觉,并不轻柔,甚至有点冷咧。还有那水,在铁桥和悬崖之下,触不着摸不到。

收拾房间的时候,屋外总有孩子趴着看,不经意的窸窸窣窣小响声充满俏皮,我们也不赶,隔壁就是两间女生宿舍,有一间住着大孩子有一间是幼儿园小孩,进屋看了孩子,幼儿园三个小姑娘害羞的躲在床底下,我拉她们在床边坐下,看着她们穿着短袖脏兮兮的样子感到很心酸,小女孩长得很漂亮,虽然穿着破烂脏兮兮的衣服仍然掩饰不了可爱娇俏的面庞和纯真无邪的眼神。

此刻我和这世界隔着远的不找边际的距离,然而我又觉得我属于这大自然,孤独是有点,然而我更愿意一个人享受这遗世而立的孤独,从自然里抓住点蛛丝马迹和自己的内心对话,有欣喜又有爱上。

课间时间陪孩子们玩,看到一群小女孩在墙角边的井圈上坐着晒太阳,走过去她们立刻在中间的位置留出一部分给我坐,坐在她们身边晒着太阳,左边的小姑娘问我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右边的小姑娘问我教什么,我问他们家住在哪里,班里多少学生。她们能听得懂普通话,并且会说,都是三年级的孩子,去年班里还有三十多学生,今年就只来了二十多个。和她们的沟通没有代沟很开心,问她们老师好不好校长好不好,都说好,像是发自内心的。蹲在我对面的两个小姑娘其实长得特别好看,还有我左边的姑娘大家都说她班级第一,很聪明,右边的小姑娘小小年纪都有皱纹了,她说彝族的女生十几岁都像三十岁了,她们都说我很漂亮问我多大。我看着她们指甲里的灰和起皮的脸蛋,恨不得马上给她们剪指甲、涂脸。

并不刻意回顾过去的那些是是非非,远的看不见的从前,亦如另一个人经历的,与我无关。也会不敢相信自己曾被那么爱着,最后又被那样舍弃。罢了,回头过眼云烟,谁人怜惜?莫不如顾影自怜的好。

对面的小姑娘手里拿本新华字典,我拿过来看,里面夹着一张照片,本来我以为是明星照片。小姑娘说不是,是去年来支教的女老师的照片,她指着照片说:左边这个是X老师,右边这个是她朋友假扮的...我看她无法表述出来就说:圣诞老人。

我想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然而却选择了这里独自面壁高山流水,前者是浪漫派的自由和想象,后者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绝望中寻着希望。

回到宿舍和苗苗说这件事,她说我们走的时候不要留照片,不然孩子们会想念的,不能让孩子们对我们投入太多感情,也不能承诺一些实现不了的愿望,否则走了以后他们会很难过。

我远离我曾经喜爱的一切:小资情调的咖啡厅书吧、烟熏火燎的大排档和烧烤、玲珑满目的各色商品、可爱又可恨的俊男靓女。

苗苗说她看见一个小女同学在吐血,好像是嘴巴哪里坏了,问我怎么办,我去找来当地老师,一个三十几岁只会说川普的男老师,他找了一圈没找到那个小女同学。

但是我现在并不因为没有那些了感到丝毫不愉快,对那样的繁华市井也没有渴望和向往。现在我吃粗茶淡饭、跟孩子们玩着幼稚至极的游戏、天天面对一群纯真的让我觉得这就是人之本色的孩童,写一些不为任何商业化的文字。

本文由公益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凉山支教日记 第13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