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我的青春我的梦(3)

- 编辑:广西快乐十分 -

【青春】我的青春我的梦(3)

图片 1

图片 2

七彩音乐梦

七彩音乐梦

                      第三章  成长

                      第六章 重生

有了南京太因布兰的经验和参照,这个时候的我蠢蠢欲动,青春的野心和胆子便越来越肥,于是,我个人的音乐工作室便应运而生,工作室创始成员最初为三人。

当那一把尖尖的利刃,顶到我的腰间之际,我心暗想:“完了,看来,我这条小命便要扔到这天之涯、海之角了!”只听我背后传来一个尖尖细细、不男不女的声音:“小子,你胆子不小呢,敢动我们老大的女人!”他老大的女人?谁呀?难道就是这个海边想不开,自杀寻死的妙龄女郎?

成员一“L男”,原本是在省会的一家超市工作,据说也是因为在老家犯了一点小事情吧,来到外地谋生,由于长期受老板欺凌压迫吧,饮恨离开工作岗位。

好了,看来这次是惹上黑社会了呢,管他呢,走一步看一步吧。“谁知道哪个是你老大的女人,我就知道人不能见死不救!”我毫不服气的回应道。“小子,你还嘴硬,看你是不想活了,行,那我就满足你!”

当然他能来到我们这里也因为另外一件事情,2008年吧,因为奥运举办的前夕吧,法国家乐福打砸事件,他也参加了这样一个民间活动,不说他们的行动对错吧,也算是爱国行为的一种体现,谁知因喊了声“打倒家乐福!!!”当日也被请进了公安部门。

当我闭上眼睛,正准备来两句告别遗言时,突然就听到耳边大喝一声:“你们干什么?光天化日,准备谋人性命!”随后听到“咣当”一声,看来是那匕首落了地,我反身一扭,一把将那袭击我的家伙,一下擒拿在地,这家伙长长的头发,尖嘴猴腮,一脸的衰像,妈的,想想老子要死在他的手上,还真怪憋屈窝囊呢。

接着他茫然四顾,四处求援,实在没有什么良法绝策之际,鬼使神差的想起了我,接连给我打了几个电话,我当时也忙,但想想朋友有难,岂有见危不救之理。于是,毅然放下了手中的事,赶忙为他这个事情出谋划策。

“狼哥,狼哥好!”这个时候我才看了清楚,原来随着这个瘦猴来的,还有另外三个带镜的家伙。再看被他们称为“狼哥”的男人,西装革履,步履轻盈,毫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再看跟在那个狼哥后面的一个胖敦敦的家伙,我笑了!为什么笑了?

电话中我可以明显听出来,他貌似很激动也很害怕的感觉,看来急需我的伸手相救,我连忙即刻给我一晨报的记者朋友,打电话,可怎么也打不通,怎么办呢,急中生“痔”,为什么是这个“痔”因为是个下下策,所以也只有用这个字概括。

那个竟然是俺在深圳的老相识,铁哥们,我的原创音乐引路人:王光辉!“这个你们叫辉哥!那个是你辉哥的兄弟叫阿成!”“辉哥!”再看那些,刚刚还在横眉冷对,威胁于我的几个流氓混蛋,现在对我竟然也毕恭毕敬起来:“不好意思,成哥,怪兄弟我们几个有眼不识泰山!”一听这话,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是谁你也不能不问青红皂白,一下就使刀子呀。

一不做二不休,我鼓起勇气就给收留他的当地派出所挂了个电话,他们一副所长接的电话,我说我是一家传媒业的工作人员,我的一朋友拿着我们的一首爱国歌曲表达了一个爱国行动,据说怎么让你们抓起来了,请你们尽快查实情况,解决问题!到现在还没吃饭,还别说,还真怪管用,那个副所长呀,电话里竟然毕恭毕敬,连连表示:我们正在向询问了解情况,放心了,没啥事我们会尽快带他就餐。哈哈哈哈,晚上“L男”即被释放。

“你几个回去后,给我那个不争气的二弟带个话,不要在这地面上为非作歹,这个阿成是我兄弟的兄弟,也就是我的兄弟,以后谁再敢动他半根汗毛,看我不抽了他的筋,扒了他的皮!”那狼哥俨然一副盛气凌人,喝令如山的样子。那几个家伙连忙点头哈腰,大声应道:“狼哥,小弟知道了,一定转达,放心了,小的们再也不敢造次了。”

非常的事件用非常的手段,解救一个非常爱国的哥们,说来也算为原创音乐界做了一件善事吧,呵呵!

把他们喝退后,那辉哥,一下便扑了过来,一下抱住了我的双肩:“成弟呀 ,真的是你,你怎么跑到这个地界来了呀?”一听辉哥这样说,我的眼泪差点井喷了出来,但碍于公共场合的个人形象,我还是深深的压抑住了自己,佯装笑颜到:“呵呵,咋了,辉哥能来,俺就不能来吗?”“哈哈哈哈哈哈.......”随后,我们相视而哄堂大笑。

而后,也是为了彼此音乐梦的追求吧,他来到我的身边,有朋至远方来,不亦乐乎,更不能让别人饿肚,为了他能在这个城市部落生存,我把我几年下来积攒的部分积蓄,成立了全市仅有的原创音乐工作室。

“好吧,好吧,他乡遇故知,我们先去喝几杯再说吧!”“行,老板,麻烦您给俺后堂搞个包间!”我赶忙向吧台内惊魂未定的酒吧老板吩咐到。“啥呀,不在这,外国的洋尿,俺整不惯,还是到我公司新置的驻琼办事处去吧,那里应有尽有呢,咱们俩今天必须整点白的,北京二锅头,好久不见,不醉不算!”

成员二H,来自荆楚之地,如果用“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形容他一点不为过,估计他自己也不会否认,这小子网站建设、歌词、小说创作无一不精,也是个难得的精锐人才,只可惜没有真正的用武之地,只可惜后来跟错了一个有脑子无道德的奸邪小人,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一想那行吧,我们一行三人便离开酒吧,来到辉哥的所谓驻琼办事处,来到一看,哇,好大的排场,一流的设计,一流的办公环境,映在我眼帘的他公司最中央的位置,一个大大的形象墙,上面分别镶嵌着四个大字和五个小字:辉煌传媒海南分公司。

当时可能也是现实所迫吧,我倒不是特别的怪罪于他,因为毕竟做过他的兄哥吧,尤其对像他这样本质不坏的,才华横溢的弟弟,做哥的也应该有自己的胸怀和宽容和风度吧,就让一切恩怨随风,回归自然平静。

“辉哥的传媒事业,搞得天涯海角来了呢!”“哈哈哈,一般一般,宇宙第三!”这个王光辉呀,一边摆着手,一边摇着头,貌似很低调谦虚的样子。“成弟,你那公司......”话开了个头,他又给咽了下去,估计他也意会到什么了,要是形势大好,怎么会一个人漂泊天涯,来这个破酒吧做流浪歌手呢,哈哈!

随着时光的推移,条件的成熟,目前的现状确实已经满足我们的事业构想和格局,于是当时国内少有的以原创音乐词曲打造和草根歌手包装推广的文化传媒公司便正式拉开了序幕,公司的成员也从三人逐渐增加到七人。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我正好有要事相商,我们先坐下来,整两杯再细聊吧。”一阵寒暄,酒过三巡,我没想到辉哥竟然向我提出了一个太过胆肥的想法。“老弟呀,虽然你歌写的唱的都不错,可那毕竟是个青春饭,我看你是否可以考虑到我公司去呀?”啥?到他公司,辉煌传媒北京总部?

公司成员L女,虽然和L男一个姓氏可和那个小子的性格思维,为人处世截然不同,她性格爽快耿直,从兄妹角度上我倒非常欣赏这个女孩,严格来说应该是女人,不过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当然她也有自己弱势的一面,对待问题略显天真吧,不过随着岁月的磨砺,她活得更为丰富成熟坚强,现在也是集演唱和舞蹈为一体的红火的跑场歌手。

于是我半开玩笑的回答他道:“额里个哥呀,你就别害小弟了,以前那个搞得我还不够狼狈不堪、灰头灰脸的呀,对于传媒事业,弟心已死,就等烧纸呢!”听我这句话,坐在一旁的辉哥,竟然噗嗤一笑:“你看你把自己说的!”“辉哥,传媒就算了,看首都北京有没有传煤球的搬运工看看给俺找一个还差不多!”

公司成员M,是从我们本地走出去的原创实力歌手,也是我们多年患难之交的好哥们,其本人集词曲舞唱为一身,也是目前活跃在全国各地的当红网络歌手之一,同时也是我长期的音乐合作伙伴,无论最终公司所获结果如何,当时文化传媒事业的发展和进步,和他辛勤付出和努力奉献绝对是分不开的。

“哈哈哈哈哈哈,你真逗,哥我被你整得肚子疼!”随之我也哈哈大笑起来。随之,我也跟着嘿嘿傻笑,我的笑声还没落,辉哥的脸色突然变得凝重严肃起来:“老弟呀,你是不是看不起你哥,是不是我们这个小庙盛不下你这尊大神呀?”一看他这么说,我赶忙回应:“哪里哪里,岂敢岂敢呀,看哥说的,我......”

期间我们包装了众多在网络上炙手可热的原创歌手,有的火到了全国各大卫视、广播电台,有的甚至都扬名于香港和台湾一些知名娱乐平台,也可谓风风火火、业绩非凡!

“我”字以后的话还没出口,辉哥一摆手,示意我不要再解释。“行了,行了,去与不去,给我个利索话,我那个副总的位置,可是千人想,万人念呀!”啥副总,他不是和我开玩笑吧,我连忙推脱:“哥,你让我去行,我就给你做个后勤服务,做个企划,接个电话,做个一般的职员就行了。”

G俗称“底裤姐”,是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女子,她祖籍甘肃,原前是一人民教师,为了音乐事业,为了艺术追求毅然放弃了安然舒适的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工作,真是勇气可嘉,可歌可泣!

“啥,你也太瞧不起哥的眼光判断力了吧,像弟这样才华出众,实力超群的人才,得了吧,我可不是随意浪费地球资源的主!”一听这个看样子我是想推也是却不掉的了。

《我不是小三》的歌曲是我根据王蓉的《我不是黄蓉》的旋律,改编的词:“我不是凤姐, 我不会卖弄,我只想唱唱歌跳热辣劲舞;我不是芙蓉,也不想蹿红,大白天做着梦,一脱就成名......”这是我给这首作品的基本定位。

好吧,一不做二不休,搬不到葫芦洒不了油,“哥,我干!”我斩钉截铁,心里下定决心再为我的终生梦想和事业奉献最后一次的灵魂与生命!“你还干你哥呢,想媳妇了吧,回头我给你撮合一个,哈哈哈哈.......”坐在一旁的所谓狼哥发了话,你看这个玩笑开的!

本文由公益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青春】我的青春我的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