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枪在手,跟我走,杀四郎,抢碉楼

- 编辑:广西快乐十分 -

枪在手,跟我走,杀四郎,抢碉楼

枪在手,也不跟你走。政治必须娱乐化,然后才能庸俗化。理想者一定要付出代价,世俗的人才会跟着来搬走椅子。 回国以后就算不进去看,也补两张票吧。

文/huang
微信公众号:threecobbers
————————————

四郎要是三平叔多少就有点俗了。干嘛不是二不是五 非要是四呢

2010年,我大二,在songtaste第一次听《梵高先生》,那是就觉得这歌听的人不多,内心窃喜,窃以为自己偷看了邻家姐姐洗澡的那种满心欢喜。2015年7月27日,songtaste网站关闭。今天再打开这个网址,已经人去楼空。你在此逡巡的时光,都消散在比特之海。

2012年上半年,我偶遇到一本叫做《飞fly》的EXE格式电子杂志,制作团体是河北的一所大学的几个学生,背景音乐用的是李志的《青春》,我一边听一边百度歌词,年轻的心被歌词撩的上蹿下跳,估计那时候有人举着火把告诉我:枪在手,跟我走,杀四郎,抢碉楼,我会义无反顾的跟着前去,坐稳一个二逼青年的头把交椅。不过最终的故事还是,街市依旧太平,路人踉踉跄跄,熙熙攘攘。

听李志听了6年,在他定价自由,免费下载的时候我把他所有上传的歌曲视频下载完毕,一毛钱没有支付。每年的跨年的演出我都没有去听过,我只在网络上寻得一点视频聊以解闷。直到李志在网易上发布专辑,我和另一个朋友都会第一时间付钱听歌,不管是出于愧疚的心情还是的确对于李志新近想法的探求。
.................以上为背景....................
前几天李志在网易首发《在每一条伤心的应天大街上》,我在10点5分赶紧付款听歌,不知道是不是耳朵和旋律一直停留在那些早已发布的歌曲意境里,第一遍,懵了。

微信里甩了一首《克兰河》的链接给朋友,
我说,肉测可能是最好听的一首

他回应:整张听完了,感觉编曲都是李志跨年演出的风格。巡演开多了,风格有些变了?
我说,可能在尝试突破或者做一些实验性质的专辑,学习科恩或者那些国际民谣歌者的风格。
“这张没看出来想往什么风格走,没听出要表达啥,就是编曲跟以前比确实不一样,难道是追求大气的感觉?”
“麻痹的作词都不考究了,还走不走心”
“哈哈,哪有那么多的歌词”,这个男人已经被榨干了
“似乎还没有个接连保持质量的歌手一遍遍的专辑听遍,单曲循环”
......

发布了三天了,我每天晚上都在循环这张专辑,可是再去仔细这些歌词,我又觉得自己可笑至极。

本文由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枪在手,跟我走,杀四郎,抢碉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