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史诗的终结,另类

- 编辑:广西快乐十分 -

《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史诗的终结,另类

还没看过新片的观众总会简单发问:好看么?我一般来讲,总不知如何说好。对于《黑暗骑士的崛起》,若单纯论好坏,我觉得《环球银幕》上的一个评论说的准确(大意):若是你对诺兰的作品毫无了解,不愿动脑,不愿读字幕,只为娱乐,那么,这片不好看;若是你对诺兰作品非常了解,特别是深深迷恋《黑暗骑士》并希望导演能有所超越,那么你会失望;但若是你对诺兰很了解,并抱着平和的心态去看,你会得到很好的观影体验,同时你会意识到,这并非神作,但不失为一部佳作。

《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史诗的终结,另类的诺兰

    我的观影感受,属于最后一种。你呢?

■ 文/慕容天涯  

    的确,本来,我并不期待诺兰的这部新片能超过前作《黑暗骑士》,看罢,果然如此。但不得不说,这部电影,我愿给它打一个特殊的满分。

对于一个以超级英雄为主角的系列电影而言,《蝙蝠侠》前传被拔高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但问题在于,以质量而论,横向对比好莱坞的任何商业大制作本片都不逊色。但是纵论导演克里斯托弗 诺兰的作品年表,这部终结篇倒是显得有些平淡了。

    我很庆幸我选择了IMAX版本,而且是胶片版。大清早冒雨到中国电影博物馆排队抢票,最终证明,值得。

实际上,大部分人对于这部未映先热的电影,已经从剧情、角色、动作场面等内容等方面快八卦到细节和骨子里了,但是却依旧期待揭开面纱的一刻。在史诗终结的角度,诺兰参与编剧的本片给了蝙蝠侠之崛起过程一个峰回路转的故事。不过,所有专注蝙蝠侠身份的观众还是有重点有倾向的,他们对于这个颇似普通警匪片的故事,都在从一正一邪两方面去分析观察,记录品评。

    影评 @桃桃林林小淘淘 的一条微博写道:“对我来说,《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的整体观感不如《盗梦空间》来的震撼。爽的程度略逊于《碟中谍4》,或者是诺兰没有执着碟4那种高楼狂奔的奇观影像吧,这一部蝙蝠侠能让人记住的镜头恐怕不多。不过好在全明星阵容辨识度高,加上气势也挺足,还有前两部的感情铺垫,好看是好看,就是总觉得差点什么。”

相对而言,贝尔扮演的这个蝙蝠侠,此番的成长轨迹已经超出了自我救赎与挣扎等一类在《蜘蛛侠》和《全民超人》中主角常见的精神问题,加入了身体残疾,机能不佳等物质缺陷。成为了灵与肉双输,之后双崛起的故事。但是这些段落用的是极为戏剧化的处理手法,显得起起落落尽在掌握,会让观众想起华语电影中,以杜致朗编剧为代表的《霍元甲》或《苏乞儿》等影片,不外乎都是主人公遭遇挫折和失败后,通过世外桃源内心成长功力精进,最终破茧成蝶。这样看来,表面上相对于传统的超级英雄电影主人公超能力加身,蝙蝠侠的身心双输是一种进步,但是相对于各类型电影尤其是功夫片的主人公成长轨迹,贝尔扮演的布鲁斯韦恩的戏份依旧属于不过不失,爱不起来,也恨不起来的感觉。

    这是我转发后的评论:“一定是这样。在无穷的财力和人际的支持下,诺兰已经没有任何美学和形式感的诉求了,所以,他注定无法再拍出#黑暗骑士#和#记忆碎片#那样的佳作。我认为#盗梦空间#是诺兰的一个中性作品,而《黑暗骑士》和《记忆碎片》代表了他最出色的两极。艺术家自有其寿命,所有人都逃不开,尽管多数人不愿承认。”

但是,从上一部前传开始,反派就因为希斯莱杰扮演的小丑名垂青史,比起主角更为受人关注。给大反派汤姆哈迪戴上面罩是把双刃剑。这个几乎将面罩等同于面具的作法的好处是让本恩这个大反派看起来犹似小丑般邪恶,甚至不可接近。但是,由于戏份设置的原因,对于本恩的武力化描述在后程战胜了内心描述。有勇无谋后,使得面罩几乎限制了汤姆哈迪的表现。实际上商业片戴着面具表演的最好一幕,可以参考龌龊司机姐弟的《V字仇杀队》中,雨果维文的演出。所以说,《勇士》中有过打斗场上惊为天人表现的汤姆哈迪同学,加之结尾的大反转(不剧透啊不剧透),就成为了有点龙套味儿的莽夫,这并不是好现象。不过正邪大对决时,影片中的本恩开启了主义讨论模式,这让本片的主题瞬间被升华到一定高度,但是随后便浅尝辄止,令人稍显遗憾。

    其实上面这条评论是我看电影之前说的话,看完影片,我仍旧如此认为。正如我所说,诺兰目前对形式美学本身已经不再探索,他所做的,只是在自己早已非常扎实、严谨、结实的影音框架里进行扩大、升级,因此,新作没有本质性突破。但这很可以理解,不是大问题,因为,诺兰的路数,实质并非库布里克(库布里克是在每一个类型里都进行重新洗牌、重新安排框架的电影大师),诺兰只能被勉强划到希区柯克的范畴(在自己设定好的框架里自行爆发,不断爆发升级)。所谓的对于电影形式感的挖掘与探索,并非单从视觉和声音的美学角度说,还包括一个电影作者对作品文学框架、知识结构、人类学启发、哲学观、道德指向的深入重组、扩展或重新布局,也包括对于选角、表演的突破性挖掘。

于是乎,如果说《盗梦空间》是一场主题三重的超级头脑风暴,那么本片从某种程度像是四平八稳的商业巨作。正邪对立,警匪对决,震撼无与伦比,但风格退居二线,隐没在大型的动作场面之后。那些动作场面基本上都是原生的IMAX画面,据说诺兰拍摄期间,将以吨计的IMAX摄影机架设在了斯坦尼康之上,才得到了这些令人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视觉效果,配以从来御用的汉斯基摩恢弘乐章,当蝙蝠侠的飞行机从黑暗中穿越城市上空时,成为了不逊于《碟4》迪拜高塔攀爬,以及《复联》结尾大战的超级动作场面。

    但,这些只是一小部分人对诺兰的自我期待,这些仍旧不足以给这部新作扣分,诺兰同学值得敬佩,值得为他送上长久的掌声和一个特殊的满分。

但是如果这样要求诺兰似乎标准低了点。本片风格上的弱化较为明显,怀念《黑暗骑士》中蝙蝠侠骑着战车在低沉阴郁音乐中穿越歌谭市,挣扎于正邪边缘的感觉,那种含而不发在这里被火爆刺激代替,不得不说有些意外。这样来看,影片的时长实际上是个硬伤,如果想要成为真真正正名垂影史的经典,本片164分钟的长度相对于该系列宏大的故事格局,也仅仅是入门级别而言。没有达到细说演绎分析升华的目的,成为了一部因为节奏过于紧凑而并不太完美的诺兰电影。

    @姚晨 的一条微博写道:“每回看完国外的好电影,心情都甚为复杂。今日友人安慰:不必难过,《蝙蝠侠》这种电影,全世界也就美国能拍出来,毕竟他们拥有最顶尖的技术。看《一次别离》这种电影才需要难过,那本是我们能做到的,却做不到。”

再说一好一坏。好在两个配角:小约瑟夫高登的罗宾前身,以及安妮海瑟薇的猫女都很出彩。说到前者,有一段说给蝙蝠侠的台词,导演给出了长镜头,表演可算精湛。至于后者大部分时间都在耍酷,打斗以及展示不算前凸后翘但是依旧迷人的身段,给人以赏心悦目之感。坏在动作场面,蝙蝠侠与本恩见面只有一件事:轮拳互殴,至于大场面千人对决也毫无冲击力,虽然大部分时间你都在期待本恩能够亮出类似《勇士》中的混合格斗绝技,却只看到傻虎爷们挥拳对打,有些索然无味。

    我转发之后的评论:“唉,何谈‘本是我们能做到’?为何能做到?就因为伊朗电影没有那位友人所说的‘顶尖技术’?就目前国人的文化框架、知识储备、情怀、智力与情商,外加影视圈炒大蒜一般的利益熏心,#一次离别#,尚属未来,甚至未来的未来。此事,我们真的不必难过。”

结果便是:对于这部史诗而言,爱之深才责之切的不足有之。但这一切,只因为他是诺兰的作品,才有着近乎苛刻和变态的要求。

    不知以上我引用的两位名博看完评论后,作何感受——如若她们还看评论的话。

但是,还是要说感谢。

    我看这部电影的当场,座无虚席。如果让我给电影进行一句话描述,我认为,《黑暗骑士的崛起》是诺兰,乃至整个中上流白人社会的资产阶级宣言。这不是一部简单的英雄片,这是又一部《革命往事》,一件政治艺术(就像德国人汉斯·哈克的装置艺术)。诺兰在作品中,尽管写出并拍出反派贝恩慷慨激昂、振奋人心的无产阶级、暴力革命演说,但最终,诺兰和他弟弟还是让资产阶级的投机分子(代表者猫女)干掉了他。无论我们站在哪一方,你能看到,作为一个资产阶级,一个白人艺术家,诺兰完全相信自己的信仰属性。信仰和身份属性无需相互质疑,值得尊敬的也并非某一种意识形态,值得歌颂的,永远是作为某种意识形态中的一员对于自己属性的真实态度。在无数的艺术作品和文化专著中屡见不鲜的是,在这些“资产阶级”心中,属于他们的充分的民主认知坚实地植根于他们的灵魂,并身体力行。就像所有有价值的后现代艺术家一样,他们始终甚至毕生都在大大方方地坦白自己的全部怀疑与坚信,这是值得敬佩的。就如我刚刚完成的一个短片剧本里写到的那样,现代社会唯一值得坚持的道德观,就是诚实的面对一切。

感谢贝尔的蝙蝠侠,你拍了十三衩演了怪神父依旧是那个战斗到最后的高富帅。经此一役,也成为了和托比马奎尔的蜘蛛侠一样将超级英雄演绎过三部曲的选手;感谢IMAX,从初尝的新鲜,到3D的不适应再到秒杀一切观影体验,你让影迷飞到香港机场看恐高体验般地巨幕,飞到东莞尝鲜,飞到影博排队等胶片版,爽到不能形容不能控制有如上瘾;感谢原著漫画,你让那个最爱蝙蝠侠的女人有了个另类的归宿,有了这个故事,有了所有人的等待与激动;感谢XXXX局,因为根本没想过在内地还能看到这片,难道是你们看不懂的原因?

    我们也有自己的爱好、信仰、政治派别、属性标签,我们相信它们么?

最后感谢诺兰。哪里来哪里去,商业三部曲终了,你拍什么全球影迷看什么,回到抽丝剥茧,回到碎片思考,回到穿越时空吧!我们等得起。那天看到一位看过凌晨首映的影迷微博,只有四个字,但却很有力,足以概括对这部电影的观感和一切,他说:

    再说说诺兰笔下的资产阶级反对方。代表无产阶级一方的贝恩等人,最终也面临着老大老二之间的严格划分和挑战。女老板与贝恩那种无产阶级的纯真感情着实令人感动,但看起来也异常狗血,所以,剧作在结尾处所谓boss大翻盘的时候陷入表达困境。我喜欢美国影评人的一句批评评论——结局夸张。是的,结局令人纠结,幸好,诺兰炸掉了蝙蝠侠——蝙蝠侠与作者诺兰一样,这种结局是他们仅能做的决定。但我不同意某些人所说,诺兰因为炸掉蝙蝠侠而将英雄片向前推动了一小步,我认为,诺兰对英雄片没有推动。我们无法武断地说将英雄终结就是个反类型样本,因为仔细想想,这种表达,其实我们见过不少。若说推动(许多人也早已总结过),诺兰对整个电影市场的推动,是巨大的。他的几部影片的确令许多大片观众(主要指国内观众)改变了对美国大片的偏颇认识,并拓展了一部分大片制片人的实验性与野心(与中国制片人无关)。在对电影作品在资本市场的地位拓展上,诺兰是有种的、有才华的、有贡献的、伟大的。

 

本文由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史诗的终结,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