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在寅自传》中文版首发 披露大量有关卢武铉

- 编辑:广西快乐十分 -

《文在寅自传》中文版首发 披露大量有关卢武铉

朴槿惠被弹劾下台后,大家都说韩国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事实也确实如此,十一个总统,十个下场凄凉。这个现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韩国总统到底是怎样的人?现如今的韩国是怎样的政治环境?

摘要: 韩国总统文在寅的自传《命运》中文版将首次在中国发行。《命运》中文版约35万字,60余张史料图,是文在寅目前唯一自传,也是文在寅首个官方授权的外文译本。韩国总统文在寅于本月13日开启了首次访华行程,与此同时,其个人自传 《命运》中文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7年12月)也将于本月首发。据悉,《命运》中文版约35万字,内附60余张史料图片,是文在寅目前唯一自传,也是文在寅首个官方授权的外文译本。从寒门之子、囚徒到特种兵、人权律师再到卢武铉幕僚,最终走向韩国政治的最中心,文在寅的个人生活和政治命运跌宕起伏,其自传是一部个人史,也是一部韩国现代史。《命运》对韩国第16届总统卢武铉着墨较多。当年文在寅在庆熙大学以司法研修院第二名的成绩毕业后,甘当维护弱势阶层权益的人权律师,与卢武铉缔结友谊,后来帮助卢成功当选总统,助力卢武铉进行了极具开创性的政治、司法改革,被韩国民众称为“卢武铉之影”。书中介绍了文在寅与卢武铉的相识相助过程,披露了韩国电影《辩护人》中的原型故事情节,以及他做卢武铉幕僚时期的政治感悟,并揭秘了卢武铉当选之后改革、去世的经过及大量不为人知的细节。卢武铉之后,文在寅在书中还多次提及李明博政府抹杀卢武铉政府的政绩。文在寅在自传中回忆了获悉卢武铉自杀前后的细节。”他曾担任卢武铉任期内的青瓦台秘书室室长,也是卢武铉坠崖身亡时的第一知情人。文在寅写道:“这是我一生中最为痛苦,最为煎熬的一天,2009年5月23日(卢武铉逝世当天)。”以下是书中这一段内容的摘录,原标题《路祭:50万人的海洋》,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经出版社授权刊发。文在寅在军队(本文图片均来自《命运》)刺耳的电话铃突然响了,清晨的睡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个时间点,会是谁呢?”这么早打来的电话总是让人感到莫名的不安。“室长,我是庆洙。”“嗯,什么事?”“请您现在就过来一趟吧。总统(时任总统卢武铉,1946—2009)出门散步,从山上摔下来了,好像是从猫头鹰岩上。原因我们还不清楚,现在警卫员正护送总统去医院,据说情况很严重。”“什么,情况严重?你的意思是有生命危险?”“准确情况我也不清楚。这是警卫员说的。到了医院应该就能清楚了。”金庆洙是总统在峰下村(卢武铉的家乡,他总统任期结束后选择回到家乡)期间的秘书,他这么早给我打电话,直觉告诉我这一定是与总统有关的紧急事件,但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是这么严重的事……“你说总统清晨出去散步?他最近经常散步吗?”“不是的,调查开始后,总统根本不可能出门散步,这次是隔了好久才出门的。”这个情况我清楚。调查开始以后,总统就一直闭门不出,取消了一切外出活动,他很在意记者的照相机。总统为什么今天突然去烽火山散步了,竟然还从猫头鹰岩上摔了下来,情况还很严重?!我努力压制着心中不祥的预感。金庆洙说他先把总统送到就近的世英医院,确认要不要转到大医院之后再和我联系。我撂下电话马上做好了出门的准备,可金秘书一直没来电话,这回轮到我给金秘书打电话了。他说自己也一直没接到后续情况的电话,另一位秘书文龙旭已经赶到现场了,他只要一接到文秘书的消息就马上联系我。我心急如焚,每一分每一秒的流逝都是煎熬。过了许久,文秘书终于打来了电话。“总统病危,伤势很严重。世英医院说他们没办法了,最好立刻转到大医院。我们正在去梁山釜山大学医院的路上。请您直接去那里吧。还有,我听警卫说总统好像是从猫头鹰岩上跳下来的。金庆洙和朴恩河两位秘书在总统的电脑里找到了遗书。”“从猫头鹰岩上跳下来?怎么会……?”这个疑问在我的脑海盘旋,不祥之感再也压制不住了。接电话时,妻子在旁边一脸紧张,不知所措,我什么都没说就出了家门。坐在车里,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直在颤抖,我不停地深呼吸,强挺着开车。这是我一生中最为痛苦,煎熬的一天,2009年5月23日,那一天就是这样开始的。釜山大学医院位于梁山,我从没去过,本来就心慌意乱还要看路标指示,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地方。我都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到那里的。到了医院,文秘书出来接我,他表情惨淡,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总统被送到了特别病房,这里禁止闲杂人员出入,我必须亲眼看见他的情况,不知糟糕到什么地步!我走进了病房,总统已经闭上了眼睛,那凄凉的情景实在难以用言语形容。总统身上插着各种人工延长生命的装置,机器上还有信号。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还有希望!还不至于……”医生们向我陈述了实情,信号只是因为心脏起搏器在起作用,只要机器一撤,信号马上就会消失。也许,医生从我的表情中看出我还存有“万一还有希望……”的幻想,于是,又做了更明确的解释:总统在到达医院之前就已经是医学上的死亡状态了,这与此前世英医院的结论一致。他们判断总统在事发现场就已当场身亡了。安装心脏起搏器只不过是为了安抚不想放弃的家属的情绪,也是为了给家人们留出时间,好做最后的决定……听到这些,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文秘书把从警卫员那里听来的事情经过向我做了转述,不久,金庆洙秘书带来了从总统电脑里打印出来的遗书。显然,这不是场意外,而是总统自己选择的有计划行动。我一言不发,头昏脑沉。这时,主治医生和我说:“夫人来了,请您转告她,总统已经没有生还希望了,我们需要她的同意,才能撤除人工延长生命装置。我们说这话不太方便,还是请室长您转述吧。”听了这番话我回过神来:“是啊,我不能这么失魂落魄的,得考虑该干什么,接下来怎么办,我必须马上做出判断和决定。振作起来!冷静点!”想到这里,我又犯了难:夫人马上就到,应该让她看到什么样的总统呢?我把我的顾虑告诉了医生,他们也有同感。医生们最终决定让夫人先等一会,他们立即为总统皮肤撕裂的地方进行缝合处理,把血迹擦拭干净。夫人当时已经站不住了,得到医生的许可后,在别人的搀扶下与总统见了面。此时的总统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干干净净的,脸上没有任何伤痕,表情也很温和。夫人看见了这情景完全缓不过神来,丈夫两三个小时前还跟自己在一起,现在却成了这样,她当然无法接受。更让人痛苦的是向夫人说明情况。夫人来之前,只听说“总统从山上摔了下来,情况不太好”,后来又听说世英医院无能为力,转院去了梁山的釜山大学医院。她猜到了情况相当不好,仅此而已。秘书们实在是难以如实汇报,我道出了实情——总统是自己从猫头鹰岩上跳下的。夫人对此难以置信,我给她看了遗书,夫人当时就瘫倒在地了。下面的话要说出口就更艰难了:“现在,总统只是依靠人工生命起搏装置而已,在医学上,总统已经去世了,医生也认为没有生还希望了。现在我们除了撤掉人工装置,没有其他选择,夫人您拿个主意,就让总统安心走吧。”医生也表示了同意。看到夫人失声痛哭,我也坚持不住了,实在太痛心了。夫人一直在哭,刚好一点儿,又接着哭,过了许久才勉强打起精神,表示了同意,于是心脏起搏器被撤除了。2009年5月23日,上午9时30分,他走了。文在寅和卢武铉得让国民知道实情。和医生商量后,决定由我宣布总统去世的消息,以及去世的原因,然后再由医生团队进行医学说明。我只准备了短短几句演讲稿,就站在了众多媒体的面前。发布会现场挤满了记者,几百个闪光灯不停闪烁,现场气氛就像马上要爆炸一样,可我对此毫无知觉,即使环境如此嘈杂,我感到的只有可怕的寂静,一切的一切就像静止的画面。“这是一件让人备受冲击又无比痛心的事,前任总统卢武铉于今日上午9时30分,在梁山市釜山大学医院逝世。各种情况表明,总统于今天上午5时45分左右外出,前往烽火山登山,于上午6时40分左右从烽火山岩石跳崖。当时总统身边有一名警卫员,事发后,警卫员立即将总统送往最近的医院,因病情危急又转至釜山大学医院,但最终总统于不久前,也就是9时30分不治身亡。总统为家人留下了简短的遗书。”宣布如此严重和复杂的情况,我也就用了一分钟的时间。当时,我已经无话可说,记者们也没再追问什么问题。现在我们得集中精力处理后事了,接下来该把总统安置在哪儿?我告诉峰下村那边迅速准备灵堂及香堂。医院被挤得水泄不通,看着这些布满泪水的熟悉面孔,想必他们也和我一样,要花多久才能接受这个事实啊!蜂拥而至的还有执政党、在野党的政界人士,李明博总统的秘书室室长虽然上任后连招呼都没打过,此时也到了。悲伤的人们恨不得抱在一起痛哭,吊唁和问候混杂在一起。而我只想一个人待着,哪怕几分钟也好。有人递了一杯茶过来,我盯着茶杯出神,突然想起与总统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我第一次见他,与他聊天时面前也放着一杯茶。那一天的我们是那么年轻,那么耀眼……12 / 2 页下一页

机缘巧合之下读完了《命运,文在寅自传》,上述问题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解答。

这部自传虽然是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个人史,但我认为,书中的主角其实是自杀的前总统卢武铉。关于文在寅的所有讲述,都或多或少的都是为了让读者更加了解卢武铉,本书与其叫《命运,文在寅自传》不如叫《文在寅口中真实的卢武铉》更为贴切。

书中没有记载多少顺风顺水的事,大多都是坎坷与波折,文在寅与卢武铉都是。相同的是,两人都逆袭成为了大韩民国的总统。不同的是,文在寅此时踌躇满志,卢武铉自杀多年。

文在寅如何成功书中没有细讲,卢武铉自杀的细节倒是大量披露。

卢武铉死于信奉的价值和精神所遭受的挫败。卢武铉信奉的价值是:为了心中的正义,会去选择哪怕会对自己不利的道路,践行时彻底且不设限。卢武铉的精神是:保持高道德水平,以此获得民众的信任。

结果:卢武铉的价值让他得罪了所有党派,众叛亲离,甚至遭到政治报复,被迫自杀。卢武铉的精神信仰崩塌,妻子受贿,身败名裂。

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卢武铉的参与政府过于理想,而缺乏政治手腕,文在寅坦诚自己刚进青瓦台时根本不懂政治,心腹尚且如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不是卢武铉政府中一个人的特色。激进的做法,下属的平庸与背叛,让他几乎将全民都得罪了。

而卢武铉的精神境界也过于崇高,他为追求理想而奋不顾身。但却没有照顾身边人的感受。引以为傲的道德情操在一开始,就为后来的亲信受贿丑闻埋下了祸根。

总而言之,卢武铉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但却没有一个有能力帮助他实现理想的团队,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巨大鸿沟,造就了他的悲剧。他用跳崖拒绝人间的审判,而选择历史的法庭,这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对现实最后的反抗。

本文由政治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文在寅自传》中文版首发 披露大量有关卢武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