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尼采:不安的灵魂,在追寻的路上

- 编辑:广西快乐十分 -

尼采:不安的灵魂,在追寻的路上

1889年,都灵街头。

我的灵魂如此不安

愤怒的马夫扬起鞭子,一下又一下狠狠地打在马背上。那匹可怜的马嘶吼着,不断发出痛苦的呻吟。

渺小畏缩紧张羞愧软弱无力

一个45岁的男人目睹了这一幕。他复杂的眼神透着睿智、忧郁和深邃的光芒。突然,他失控似的跑向了那匹马,表情扭曲,声嘶力竭地哭了。他倒在地上,眼泪顺着他的脸庞流下。他昏迷了。

卑微低贱  被尘埃埋没

他是尼采。一个不安的追寻者。

我痛恨我自己

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活过

威廉·弗里德里希·尼采

恨自己生不如死

1844年,尼采在普鲁士洛肯村的一个乡村牧师家庭出生了。

恨自己空有皮囊却如行尸走肉

他的祖父是虔诚的基督徒,父亲和外祖父则是牧师。这个孩子,自出生起就被认作是未来的牧师。

绝望的幽恨囚禁着我

5岁那年,他的父亲和弟弟相继去世。于是他在众家人的宠溺下成长了。灾难和宠爱让他形成了忧郁、不安,甚至孤僻的性格,良好的教育也让他过早地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

狂怒如海的怨毒抽打着我

尼采不是一个追随大流的人。他很清醒,他一直在追寻。

我不甘,不甘啊

当他进入大学,他开始攻读神学和古典语言学。出人意料的是,他在第一个学期就放弃了神学,原因竟然是对基督教的厌恶;在古典语言学这个学究泛滥的领域里,他又反潮流地写出了一部全新的著作——《悲剧的诞生》。这本书里,他全然不顾当时学界的权威,以全新的视角看待艺术和生命。

我除了恨自己软弱无力我还能恨什么

就如他的书名,尼采的“悲剧”开始了,他受到学界的抨击,昔时好友也离他远去。

父母养我伴侣爱我友人扶我

但是他毫不在乎。他甘于孤独,只是为了寻找生命的终极价值。

我依然如此不堪,我该何去何处

“谁终将声震人间,必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 ”

我被这个世界放逐了

流放到暗无天日的深渊

“上帝死了。”他如是说。上帝是不存在的。当所有人都无法自拔于对上帝的崇拜,尼采用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态度揭露了上帝的死去。

在深渊中我被囚禁在层层牢笼中

此时此刻,他面对的是所有基督徒心中最高价值的缺失;

铜墙铁壁连我的灵魂也不能跑出来一丝

他面对的是两千多年来,以上帝和基督教为中心的西方文明。

是谁?对我这么恨,把我关在这牢笼却偏偏让我看见让我知晓

他不怕。他是勇敢的追寻者,他要推翻这一切。

是谁?在怨我,让我在绝望的边缘有了心有了感觉

他把矛头指向道德。他认为道德的来源是阶级的仇恨和相互抵制,因而他要反对道德。什么同情,什么平等,他都不要。他不要这种由虚伪而内化的评判尺度。这令人惊愕,却又不得不叹服于他的勇气。

是谁?在怜我,让我在生生世世痛苦的轮回纠缠里,望到一丝解脱之光

那我们要什么呢?尼采说,要生命本能,要重估一切价值。他用具有“强力意志”的“超人”代替了上帝,他要超人教会人们追寻生命的本能和自由。在他未完成的《强力意志》里,他进行了各个领域的价值探寻,就像一个斗士持着剑,在伦理学、美学、科学、形而上学各种荆棘丛生的领域里,进行着孤独和不懈的拓荒。他永远是生命价值最坚定的追寻者。

可是这光太远,我要怎么才能去呢?

《强力意志》

我要怎么破除层层信念的牢笼,走出这个濒死之渊?

我要怎么穿越迷障跋山涉水,走上这条光之徙途呢?

尼采是孤独的。

我更害怕了,我害怕我做不到,我害怕希望碎裂时痛彻心扉

孤独他的一生当中都没有多少朋友,但有一个曾经的朋友不得不提:瓦格纳。

我更恐惧了,我恐惧这条路是有选择的,它会不要我这样的人

瓦格纳

我这样的时刻想依赖时刻怀疑时刻准备逃跑的人

本文由政治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尼采:不安的灵魂,在追寻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