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正直的人

- 编辑:广西快乐十分 -

做正直的人

1、二十五年的等待

  查理芒格一个提到巴菲特不能绕开的男人,一个很有智慧的投资者,但比较低调,没有巴菲特那么家喻户晓!他身上有太多优点!他也是个励志要永远做一个真正善良的人!

叶向高绝对没有想到,他刚刚进入仕途,就挨了一记闷棍。

  罗辑思维是我去年开始听得节目,罗振宇和罗永浩,两罗都是我很崇拜的人,人不能没有自己的思想,而自己的思想从哪里来,都得从看书学习开始,“得到”就是一个不错的app,他就就像知识超市,你可以从中选出自己想要的知识,马爸爸解决了我们的衣食住行,老罗是志在解决我们的精神世界,大有前途!

万历十一年(1583),25岁的叶向高顺利考取进士,接着参加殿试,叶向高文章写得好,他是福建考生的佼佼者,选为庶吉士,进入翰林院,本来也没有悬念。

  “深夜食堂”是部很慢的电影,没有太大的场面,没有太多的人物,但就这样慢慢的娓娓道来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微妙的感情!里面的主人公没有夸张的表演,生活化的表演就像我们的身边发生的事一样,但在我们现在的生活,很难出现电影里的场景,我们的社会在急剧的变化,大家都很急躁,很难静下心来,过慢生活!

翰林院是内阁大臣的摇篮,明朝的历代首辅,非翰林院出身莫属,当时给福建只有一个庶吉士名额。事情的起因是内阁排名第三的主考官沈一贯看中另一个成绩也不错的考生吴龙征,想选他为庶吉士,而让叶向高落榜。首辅申时行觉得叶向高文章更好,应该进入翰林院。最终沈一贯未能如愿,于是对叶向高心存芥蒂,就这样,叶向高还没有见到沈一贯,就身不由己得罪了他了。

这件事让叶向高明白,因为首辅申时行罩着他,他才能如愿以偿进入翰林院。然而,以后二十五年的经历更让他明白,靠首辅也不行,因为首辅会衰老,要退休,而三辅沈一贯会变成了首辅。叶向高意识到,除了依靠自己,别无他法。

此后,叶向高顺利从翰林院结业,任命为翰林院编修,后调任国子监司业,协助国子监高等教育工作。日子慢悠悠,岁月的车轮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在此之前叶向高可谓一帆风顺。嘉靖三十八年(1559),叶向高出生于福建省福清县。他父亲在广西当知州,他的家庭是当地知书达礼的官宦人家。叶向高十四岁考中秀才第三名,他聪明乖巧,善解人意,一表人才。父亲的同事都希望把女儿嫁给他。在他故乡至今流传着许多年轻叶向高德才兼备的故事。

15年后,万历二十六年(1598),礼部侍郎郭正域推荐叶向高给太子教书,沈一贯听说是叶向高,非常生气说:福建人哪能教皇帝,鬼知道他说什么鸟语?但叶向高人缘好,首辅赵志皋次辅张位都挺他,而沈一贯才三辅,反对无效,叶向高被任命为左庶子,当上了太子朱常洛的讲官,不久被提拔为南京礼部右侍郎。后来沈一贯升任首辅,叶向高在南京呆了九年,没有升职。

从1583到1607年,因为得罪了沈一贯,叶向高基本被边缘化。他学会了忍耐和等待,他本来就不是极端的人,时间的磨练使他更加炉火纯青。

2、七年的唯一宰相

1607年沈一贯辞职退休,皇帝命令增加阁臣。叶向高跟王锡爵、于慎行、李廷机一起接受任命。于慎行恰好病死,王锡爵坚决推辞不出来任职。第二年首辅朱赓也死了,次辅李廷机因为人言而长期闭门不出,内阁只剩下叶向高一人,他成了首辅,是唯一的宰相,而且“独相”了七年。

万历后期,皇帝二十多年不上朝,懒得连官员任免都不批示。叶向高任首辅时,根据当年明月统计,六部给事中的名额,应该是五十余人,到了万历三十五年(1607),只有四个人,其中五个部没有给事中,连个管事的都没有。都察院的十三道御史应该是一百余人,竟然只剩下五个人。中央左都御史、右都御史一个也没有,都察院连考勤都没人管。中央六部,部长和副部长加起来一共只有四个。礼部没有部长,户部只有一个副部长,工部连副部长都没有,只有几个郎中死顶!

候补进士很多,可是万历皇帝就是不批,即使批了,也当不了官,因为发委任状的吏部给事中职位空缺,没人发委任状。

内阁是政府中枢,拥有“票拟”的权力,即要代替皇帝草拟诏书,还拥有封还驳回的权力。好几次,叶向高生病无法到内阁上班,内阁又没有其他大臣,只好在家中草拟奏章诏书,最长一次达一月之久。有人认为这不成体统,叶向高也自以为不妥当,坚决乞求辞职。皇帝不同意,也不任命其他人为宰相,只是派遣鸿胪官去安慰挽留他。有一次,叶向高主持会试,奏章都送到考场上让他审阅,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万历皇帝很敬重叶向高,表面上对他态度很好,但他提的意见却不大采用,十条意见只能接受二三条而已。

叶向高苦心支撑,坚持原则。明朝规定,藩王必须回到封国。皇帝和郑贵妃宠爱福王,想找机会取太子而代之,故意滞留京城不走。皇帝下诏以给皇太后祝寿为由挽留福王,命令内阁宣布诏书,叶向高压下不宣布。并向皇帝说,宫门外有一千多人跪地抗议,希望皇帝顺从民意,遵守祖制,让福王回封国。最终,叶向高封回了诏书,迫使皇帝收回成命,福王终于回到封国。

万历皇帝爱财,以内廷没钱为借口,增设矿税,派太监到全国各地收税,这些太监乘机勾结地方官员,中饱私囊,搞得民不聊生,社会矛盾激化。叶向高多次上疏,建议废除矿税,可是万历皇帝就是不听。

3、有心报国无力回天

万历后期,党争逐渐形成,有东林党、浙党、楚党、齐党等派别。叶向高不参与任何派别,但他“为人光明忠厚,有德量,好扶植善类。”而东林党多正人君子,观点比较一致,交往较多,所以一直被认为是东林党人,而东林党人又认为他若即若离,老奸巨猾。

叶向高刚刚入阁,就上书向皇帝表明原则:

“无营身肥家,徇私罔上;无以成心违众,胜心拜群;无以党心植交,以患得患失固位。”

当时正值全国洪水为患,百姓颠沛流离,所以他内心如焚,多次向万历皇帝上疏,指出南直隶及江浙湖广各省为洪水淹没至今未退,数百万生灵转徙流离。劝皇帝“诸凡不急之务,悉皆停免,以固结民心,使有乐生之望。”可是,他意见没有得到采纳。

叶向高日子很不好过,一些事情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比如一些大臣奏疏,上呈皇上,会被说成推卸责任,不上呈又会被说有所隐瞒。比如边疆打仗,打输了就说宰相失策,打赢了则怀疑要借此表功。比如皇上召见谈话,保密就会产生各种小道消息,公开了又说宰相炫耀恩宠。叶向高说:

本文由政治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做正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