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 另类的爱 (7)

- 编辑:广西快乐十分 -

[爱情] 另类的爱 (7)

想念的日子总是过得很慢,春去冬来,寒来暑往。时间总能创造奇迹。

“我永远忘不了,即使死了,我也不能忘记,我恨那俩人,恨不得早点离开那个厌恶的家,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那天他俩在河边说话聊天儿,她一回头,他也恰好回头,四目相对,瑞心突然红了脸,江老师看在眼里,就当什么也没看见。他是过来人,也知道瑞心的心思,但他是他老师,只能装糊涂。

“瑞心,你别这样,这么多年你受苦了,你想想这些年你都熬过来了,不急于这一时,等你找到一个喜欢的人,有一个爱你的家,你不就离开他们了吗?就可以有自己的全新的生活,你就可以重新开始,忘掉这一切。你看看你的两个姐姐不也挺好吗。”

可是男女之间一旦有了心事,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

“我两个姐姐其实也一样痛苦,她们和我一样憎恨他们,你没看我姐姐几乎就不回娘家吗?为什么不回家,就是不愿回想以前的生活 ,即使嫁人离开家又怎样,即使离开他们,也不能躲过这耻辱的原生态家庭。”

一天瑞心在河边等江老师路过,看他和初中的政治陈老师走过来,她有点失落,也有点慌乱,但表面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你想多了,瑞心,你太偏激了,也太任性了,抱着仇恨不放,你会过的很苦很累的,你姐姐不也挺幸运的吗!”

她装作没有看到他们过来,俯下身去洗手里的布鞋。

“是呀,可是我未必就像他们那么幸运。这样家庭的女儿,无论走哪儿都带着一道别人看得见的可耻永远无法磨平的疤。”

陈老师也是本村的人,只是离得远一些,他看到瑞心在河边洗鞋,笑着和瑞心打招呼:“张瑞心,见老师也不打招呼哦。”

“瑞心,你太偏激了,也太敏感了,你别太难过了,别人说什么就当没听到,以后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可以跟老师说说,我要能帮你一定帮,还像小时候一样,别跟我客气。”

瑞心一听,也只是转过身来说了声老师好。

瑞心心里一热,泪水一下子涌了上来,她想哭,可是在老师的面前还是极力地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任由泪水在眼眶里转圈。

“这丫头越来越出息,漂亮了。”陈老师回头和江枫说道。

沉默了一会儿,江老师说:“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这事儿上怎么就糊涂起来,你应该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我们都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父母的,自己的家庭,但只要我们自己努力,自己的路还是由自己把握。他们是他们,你是你,都是独立的个体。”

“嗯,这丫头就是内向点,别的都挺好。”

她的泪水静静地流了下来,这么多年以来,她是第一次跟别人谈到自己的父母,谈到她的痛苦和不幸,的确,他也没有让她失望,他竟是如此了解她的家庭,如此了解她的心思。

“张瑞心,我要去江老师家蹭饭,你要不要也请我去你家坐坐呀。”

他没有再说什么,他只是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瑞心,活轻松点,不要去听别人说什么,做自己,好吗。”

瑞心苦笑了一下,看了看江老师。江枫马上明白了,微微点了下头:“瑞心,陈老师今天去我家吃豆花饭,才没时间去家访呢,放心吧,哈哈哈。”

自从那次以后,他们间的距离似乎一下子拉近了很多,每次她见到他的时候,心里总是暖暖的,几天不见,心中就有种莫名其妙的失落和惆怅。

瑞心笑了笑,没说话。江枫和陈老师就往前走了,也没有说声告别。

慢慢地,她发现他们在小河边遇见的次数逐渐地多了起来,因为她为了见到江老师,总有意无意的去河边散步。

瑞心有点悻悻的,匆匆洗了鞋也回家去了,故意的经过江老师家,就听他家里谈笑风生,他们正在张罗着吃饭呢。

可能江老师也是为了劝慰她,有时也会一起在河边走走,她也总是静静的,很少说话。

瑞心正走着,就听有人喊她:“瑞心,你妈说今天她出门了,让你自己做午饭,要不来我家多双筷子,多个碗,一起吃算了,一个人做饭够麻烦的。”她一听是江嫂喊她,回头一看,江嫂出来喊俩孩子回家吃饭,正好看到她。

但慢慢的瑞心发现,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也越呆越长。一起看夕阳慢慢落下,看月亮冉冉升起,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说过什么。

她忙说道:“不用,嫂子。”

再后来,秋风渐起,她终于忍不住问他:“老师,你总这么陪我,回家晚了,嫂子没有怨言吗?”

“来吧,来吧,真好陈老师也在。”江嫂热情的说道。

“她不会的,她这人就这点好,心粗,不管闲事。”江枫笑了,粗重的一字眉填变成了八字眉。

“我知道,不用了。”

她真想问:“那她不问问为什么我们老在一起吗?”可她还是忍住了,似乎这一问,到显得他们好像有什么似的,她不问,他也不再说。

“这妹子,远亲不如近邻,客气啥,老师又不是生人,你也别不好意思。”

其实江枫知道,他妻早就有意见了,妻子有一次试探着问他:“你怎么回来总比以前晚了?”

“真不用了,江嫂。”

“喔,晚了都是总在河边遇到瑞心,看她总是闷闷不乐的,我这做老师的少不得开导开导。”

瑞心便说便往家走,只听到背后江老师说道:“她不来算了,别难为她,她本就腼腆,见有陈老师在,哪还好意思来。”

江嫂一听是瑞心,叹了口气:“瑞心挺好的姑娘,只可惜生在那样的家庭,也着实可怜,不郁闷才怪呢。”

瑞心回到家,母亲确实不在,她想又不知道上哪儿去见那个相好去了吧。

“所以呀,我们不冲他父母,冲小时候看她长大的一份情,适当的开解开解,也算是积点福德。”

想到这个,她的心又隐隐作疼,自己的某根神经也被扯了一下,隐隐作痛起来。

但是江嫂还是有点担心的说道:“你开解开解可以,不过也要注意场合,她有那样的母亲,老这么跟她在一起,就怕别人嚼舌根。”

瑞心没有心思做饭,坐在床上出神。

“你这是什么话,她是她,他妈是他妈,别人说闲话也就罢了,你也糊涂,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我管不着,我是她老师,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你别在我面前说东道西的,怕什么。”江枫有点责怪妻子的多事,说话声音也大了起来,妻子也就不再问了。

本文由政治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爱情] 另类的爱 (7)